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8)

谭宗明记得在商学院里有个“恶名昭注”的怪才,平日里深居简出,每逢有赛事举行便出来搅弄风云,囊括一切金奖的同时丝毫不留情面地碾压其余参赛选手。

渐渐的,出现了一种情况便是,只要是此人所参与的比赛,在宣传工作上便困难重重,参赛的人数大幅降低不说,规模与影响力度还大打折扣。于是各社团的领导人便心照不宣地使手段取消其参赛资格。

这些都是谭宗明在早前从一个辩论队的师姐那里听来的,当时他非常不齿于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但是师姐也很无奈。
她说我们举办一个比赛也不容易呀,当然希望能在有限的资源里发挥最大的影响,那个人整个就一逻辑怪,即使于心不忍也别无他法!

谭宗明对此表示理解,从大局考虑也只能如此,世界从来就不是绝对公平的,他觉得如果是他,也会默认这种做法,只是可惜了那个没眼力见的天才,希望他能借此培养一下为人处事的能力吧。

那个人叫什么?
安迪……呃,安迪!

谭宗明将思绪拉回,注视着对面那个安静里带点桀骜感觉的女孩。

自从被禁赛后,安迪更是神秘莫测了,有点大隐隐于市的味道,江湖上再没有关于她的故事,只有越来越乏善可陈的传说偶尔被提起。

是她吗?谭宗明心里揣摩到。
“最近有个沙盘比赛,有兴趣吗?咱们可以组队。”

安迪闻声抬头,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被禁赛的是我,你不用试,我不避讳。”

小心思一下子被拆穿了,谭宗明显得有点唐突。
“真的……没有可以参加的比赛了吗?”

“也不是……还有很多比赛主动找我的!”
“嗯?例如?”
“甩铅球啦、踯标枪啦、自由搏击啦……”
……

是的,这些比赛倒是可以利用安迪作噱头博眼球,大家心知肚明,总之安迪彻底退出了院里比赛的圈子。
其实她也不是非要比赛不可,从前只是因为她要跟西蒙一较高下,西蒙也是个名副其实的天才,彼此的较量,成了两人成长中最有乐趣的事情。
当然自从安迪不能参加任何比赛后,西蒙也不再参赛了。

突然有一个想法出现在谭宗明的脑海里,如果说谭宗明之所以比大多数人更出类拔萃,那就是他总能冒出别人不敢想或想不到的想法,然后让它实现。
包括怎样对一个女生深度示好,也是需要一定的能力基础的。
为了让这个想法实现,他在后半年里仿佛是洗心革面般,突然成了三好学生,而这些都是后话,此时此刻,他还在为即将到来的考试悬梁刺骨。

“哎对了,你为什么看这么黄暴的书?”
他突然指着桌面上被安迪抛到九霄云外的《虹》,安迪大脑短路了半分钟后,面不改色!
“那证明你也读过!”

评论(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