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14)

关于弗莱克,安迪有个并不算十分准确的大概印象,她向来如此,对大多数人一向保持距离。
她记得他是一个微胖、性格略带憨实的男孩,是西蒙所领导的橄榄球队的一员,也是她与西蒙曾经在军校的校友,她记得弗莱克还为她买过汽水零食,总体上还算一个蛮不错的人。

“人生无常,出于人道主义,我们只能表以惋惜。”

这是两个月前安迪在弗莱克的葬礼上对西蒙说的话,但是西蒙似乎没怎么听进去,他心情很沉重,安迪不禁有点后悔自己的言语,有时候表现得过于冷静是会显得无情吧。
她一直以为西蒙跟她是一样的人,如今看来也不全是,她有点嫌弃自己的冷漠了。

他俩不敢多待,毕竟弗莱克的自杀与西蒙多少有点干系,弗莱克在密西西比的那几天一直心不在焉,导致比赛不太理想,作为队长与多年的朋友,西蒙自然是无所避讳地训斥了他一番,谁料弗莱克当晚就出事了,而那时西蒙正打算去向他道歉……

而在事发后清理弗莱克的遗物时,却找出了一份抑郁症的诊断书……

其实这么说来西蒙也挺无辜的,但是知道与不知道内情的人,并没有多少人认为西蒙是完全清白的,毕竟他的训斥很大可能是导致弗莱克自杀的导火索。
葬礼上西蒙至始至终没有勇气站出来,他躲在角落里对着弗莱克的遗像鞠躬,拜托安迪献上一束白菊。

安迪平日深居简出,自然算得上是生面孔,她认真端详着弗莱克的遗像,那上面的少年笑的谦逊温和。
三毛说过:死人,是最温柔的。
但是活着的人,只能别无选择的面对满目疮痍的现实。

安迪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直到两个月后事情也没算完,哪怕是迫于舆论的压力与弗莱克的家庭背景,西蒙已经被学院开除了,事情也没完……

“你这个混账东西!我养你成人,还要承受你带来的烂摊子?你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事……”

客厅里不断传来养父的呵斥咆哮,他向来注重声名,以前总以优秀的西蒙和安迪而得意洋洋,大肆吹嘘自己教导有方,可如今倒霉的西蒙像是偶然间燃起的火苗,点燃了埋伏的炸药包,把一切看似其乐融融的假象都毁灭了。
他们才意识到,其实这十年,如梦似泡影。
从十年前甚至更早以前,他们就没有家了。
命定的弃儿。

客厅里那个男人依然在怒吼,耷拉着脑袋的西蒙仍旧不敢言语,而养母似乎也在默许丈夫的行为,或者说是无所谓,紧闭房门置身事外。
安迪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汹涌,她冲出了客厅……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