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16)

终于迎来了白昼,西蒙攒干了眼泪,他抬头看了一眼哥伦比亚的大门,现在看着这里,真好呀!哪怕不再属于他了。

“西蒙,你跟他们不一样,永远都不一样!”
安迪一本正经,眼里满满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倔强,她很清楚西蒙在害怕些什么,但是她坚信他们跟大多碌碌无为的庸才不一样,他们绝对有能力改写未来。
“谢谢你。”
西蒙笑的很欣慰,他总能在安迪的眼里读到自己的信仰,他总能在安迪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向往。
大概安迪是上帝赐给他的一份礼物,好弥补他不堪回首的过去。


一周后的一个傍晚,安迪刚从教学楼出来,就看见了一辆熟悉的小轿车,女人似乎等了许久,看见安迪便迫不及待地摁了好几下喇叭,刺耳的声音在静谧的校园里显得格外唐突与无礼,周围好几个过路的少年都不约而同地看过来。

女人推开车门走出来,还似乎雀跃地向安迪挥手,安迪无奈,惟有上前。
“凯瑟琳女士,你有事吗?”

她理应称呼她为母亲,但是安迪始终说服不了自己去喊另一个女人作妈妈,好在凯瑟琳女士神经大条毫不在乎,她洋洋得意地听着西蒙唤她“妈妈”后,对安迪说:“那你总得给我个叫法吧,安迪小朋友。”

年幼的安迪盯着眼前这张姣好的面容:“阿……阿姨?”
“……叫老了,换一个!”
“……”
“叫妈妈!跟着哥哥叫妈妈!”
女人循循善诱,她肯定安迪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称呼,反正到最后总归要喊妈妈的。

“凯瑟琳!”安迪皱着眉头,脱口而出。

……

往后的日子里,安迪总是直呼其名,偶尔也尊称她为“凯瑟琳女士”。
凯瑟琳并不生气,她看清了两个孩子有一点是不同的,那就是西蒙是个精明讨巧的人,在三年颠沛流离的流浪生活中养成了淡漠;安迪没那么洒脱,她总在刻意提醒自己,不能忘记一些东西!要一直一直,努力记住!

凯瑟琳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行李包:“天气又要转凉了,我替西蒙收拾了几件厚衣服,还有一些钱,你给他吧。”
“衣服我可以替他拿着,可是钱他不会要的。”
“他会要的。”
凯瑟琳狡黠地向安迪眨了一下眼睛:“你不会要,但是西蒙会要的,拿着吧,他需要。”
“……嗯,好。”
安迪接过东西,她有时候觉得凯瑟琳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但偶尔会突然觉得,她是一个好母亲。

“你跟着赌什么气?你现在根本就没有能力出去生活。”
安迪心里不以为然,她凭什么没有能力?她有全额奖学金,也不是挥霍之人,凯瑟琳凭什么轻易断定她在外面过不下去?
凯瑟琳洞悉安迪的心思,她一脸无所谓:“你尚且试试也好,几时想回家叫我来接。”

目送凯瑟琳的车远去后,安迪提着行李包原地发怵,怎么跟西蒙说嘛?行李都被人打包好了,这不是明摆着被赶出家门吗?

“安迪!”

安迪回头,看见路那边呼哧呼哧跑过来的谭宗明,心头突然明媚起来,没来由的!

“陪我去个地方!然后请我吃饭!”当下能宰一顿是一顿!
“你说我犯的什么贱?早知道溜了就好!”
谭宗明口里说着,心里却乐意的直点头!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