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18)

人大概都是一种很容易妥协的生物吧,其实只要确保了一日三餐有瓦遮头后,也就足够了。

正如西蒙,在安迪看来他现在就过的很不错啊,他们租了一间不大的房子,刚开始的时候显得空荡荡,凭着西蒙的努力,俩人慢慢地把小房子添置得温馨安逸。西蒙偶尔会到较远的地方教授钢琴课,偶尔会去接一些翻译的兼职,日子过得不痛不痒,倒也安稳。

有时候安迪也会怀疑,她眼里的这种“安逸”真的安逸吗?西蒙真的满足吗?
很多时候她宁愿自己与西蒙互换状况,西蒙有理想有抱负,或者说是有“野心”,但是她知道她不在乎,她最想要的,就是现在这种,凭着一己之力能好好的活着。
但现在她觉得自己要更努力一点,因为她的身上还担负着西蒙的希望,她要更努力更优秀,能够在不远的将来承担起俩人更好的生活。

“所以……你打算一直这样吗?”
谭宗明与安迪并肩走在黄昏的街道上,只要有空,他总会送安迪回家。

“哪样?”安迪不明所指。

“嗯我是说,你不回去了?铁了心跟着西蒙出来?”
其实他想说的是:安迪你这算不算跟西蒙私定终身?你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很迷啊我捉摸不透啊!所以我又不好贸然什么什么呀!问题是我连问个问题都要格外隐晦婉转真的很被动啊……

所以那句话怎么说的?暗恋一个人啊,怕她知道,又怕她不知道……

“我觉得这样很好呀,以前如果西蒙不在家,我要么躲在学校,要么躲在房间,现在不错!”

安迪似乎很依赖西蒙,有一种天生的信任,相反对于养父母,则是永远有隔阂,她也不清楚西蒙对养父母是怎样的感觉,但是西蒙是她与养父母之间联系的媒介。一直以来她从未细究谭宗明的疑惑,她只是纯粹地害怕变动,就像当年在孤儿院一样,哪怕日子并不舒心,但比起不可预知的明天,她还是更情愿默默忍受继续熟悉的生活。

“噢所以,我那时候才恰巧在图书馆遇见你?”
“嗯!”

再等等吧,再等等。
谭宗明默默地对自己说。

“对了,这个给你。”
差不多到家的时候,谭宗明突然掏出一封类似于邀请函的东西,递给安迪。
“这是什么?”
安迪的眼睛炯炯发亮,她接过东西并打开:
诚邀安迪·汤普森同学参加哥伦比亚商学院第一届商业之星模拟炒股赛。
您忠实的朋友:谭宗明

“你邀请我比赛?”
安迪太久没有接触这些了,一时间有点不可置信,难怪前一段时间他忙得不可开交,大概就是筹备这件事吧。
“赏脸吗?”
夕阳下谭宗明笑的比阳光暖。

这个比赛完全是他自己一手策划筹备的,从计划书到申请批准,流程到场地,并花费了好大的心思才通过部分商院的领导联系了几位华尔街有名望的人物参与其中,包括此比赛不接受开放式报名,都是直接邀请商院出类拔萃的精英人物参与切磋,获奖证书的含金量自然与平日里的一般赛事高出一大截。
这就是他谭宗明的本事!包括他看中的人,也绝非泛泛之辈!他相信安迪,就像他相信自己一样!

“谢谢你!真的!”
安迪是真的需要一个机会,她需要一个真真正正光明磊落的竞技场大放异彩,她内心渴望这些所谓“可遇不可求”的时机!

夕阳下世界仿佛是被渡了一层金子,一切都那么闪耀!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