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20)

安迪的咳嗽持续了很久,从一开始的不在意,渐渐演变成后来的刻意不在意,生病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任何时候都是。

窗外的春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宿,从后半夜开始她就没睡,习惯性地打开冰箱拿瓶水,冰冷的温度迎面扑来,猝不及防地又咳了两声。
另一边西蒙闻声打开了房门,黑暗中俩人互相看了一眼,西蒙看见冰箱清冷的光线与略显空泛的潦草;安迪则看见了西蒙身后半掩着的门后投出来的昏黄灯光,是西蒙熬夜在完成接来的翻译工作。

“怎么还没睡?”西蒙的声音略显沙哑。
“睡不着。”
“别喝凉水了。”说着他就去厨房烧水,安迪悄悄走进了西蒙的房间,看见一桌眉清目秀的字。

西蒙拿着一杯热水与止咳水,却看见安迪伏在桌前一笔一画地接着往下写,他没说什么,只是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他其实觉得止咳水没多大用处,安迪都喝下半瓶了也没见好,反倒愈咳愈烈,但是目前以他的经济实力,实在没法承担更多,于是默默地接下更多兼职。

“喝完赶紧去睡觉。”
“我真睡不着,我们一起写。”
“闭着眼总能睡得着的。”
“我明天没课,我们一起写……嘛……”
西蒙面无表情,安迪以为他生气了,原本任性决绝的语调突然偃旗息鼓,西蒙似乎心有灵犀,突然答应了。
于是乎夜半,窗外仍旧哗啦哗啦的落着雨,昏黄的灯光下,热水冒着新鲜的蒸气,俩人刷刷地写着,不发一言,又似乎已经交谈了千言万语。

被手机震醒的时候,安迪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六点半了,电话是谭宗明打来的,他叫安迪出来吃晚饭,然后一起去找卡梅隆教授,听说之前他们合作的论文,卡梅隆教授已经看了,提出一些建议,希望能加以改进。

安迪挂了电话后摸黑爬起来,裹着被子摁开灯才发现,这居然是西蒙的房间西蒙的被子西蒙的床,而此刻西蒙不在家,桌上有盒感冒药,压着一张纸条:我去补课。
她扯下被子,突然发现春天原来也能这么冷,随便吞了两颗感冒药后,才昏昏沉沉地打开衣橱,一定要多穿两件!

以往很是热闹的街道今天突然变得萧条起来,安迪独自走着,百无聊赖地看着自己的影子在接连着的路灯下一会儿变长一会儿变短。
一阵风袭来,两边的树枝随着轻轻摇晃,抖落下无数的雨滴,安迪突然猛烈地咳起来,上气不接下气以至于无力地蹲在原地,该死!见卡梅隆教授可不能迟到啊!她暗自思忖,无奈胸腔的搔痒与疼痛抽空了体内所有氧气,半饷后她本能地摸出手机,输入熟悉的一串数字后突然全删掉了,她知道西蒙在忙。

于是输入另一串数字,没两下便接通了:“安迪你到哪儿了!又迷路了?”
“谭…咳……”

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谭宗明莫名其妙地盯着手机。安迪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改发短信:xx街,你过来。

谭宗明看着简短的讯息,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循着一路跑去,好在并不太远,他很快就到了,街道空荡荡,他老远就看见安迪弯腰坐在一边的长椅上,跑近才发现她正用一只手捂着口鼻,大概在减少外界空气对呼吸道的刺激。

“你怎么了?”谭宗明见她脸色不太好,眼睛也是红的,本能地轻拍她后背。

抗拒接触的安迪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剧烈咳起来,本来就湿润的眼眶瞬间溢出泪水,在寒风里瑟瑟发抖谭宗明赶忙脱下外套盖在安迪身上:“等我一下,我拦辆车去医院。”


“傻逼啊?高烧吞感冒药就行了?!”
人来人往的医院走廊里,白色灯管明晃晃的要命,安迪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孤儿院,很快黑暗与沉溺的宁静便袭来,她闭上眼睛什么都听不见了。

而此刻一个胖胖的护士凶神恶煞地对着不知所措的谭宗明“询问”情况,还不忘插空数落他,看来这位护士胖阿姨大概是误会什么事了吧!

“急性肺炎!不是靠喝几瓶止咳水吞几片感冒药就能解决问题的!有病就要上医院!年轻人就是瞎胡闹!你对女朋友怎么这么不上心呢?!”
“是的是的,以后注意,谢谢姐姐,辛苦辛苦…”
谭宗明点头如捣蒜,毕恭毕敬,护士这才罢休离开。

在她心里这俩就是一对不经世事的小情侣,男孩抱着女孩进来时的紧张焦急,以及慌乱地去缴费走程序,认真地听医生的诊断时那些神情与小动作,俨然就是一对,且天造地设风华正茂,待在医院里久了见多了面黄寡瘦苍白无力的人,突然闯进两个令人眼前一亮的少年,还真是……有那么点如沐春风的感觉!

谭宗明深呼一口气,才发现一额头细密的汗,心想着这个西蒙怎么这么不靠谱呢?看来还真是高估了他们俩的心智,草!
虽然他对西蒙的疏忽感到失望且愤怒,但还是给他打了电话,然后去把刚才医生叮嘱后续的药都买好,西蒙赶到的时候,猝不及防地挨了谭宗明一拳头。
西蒙整个人都懵圈了!谭宗明却什么也没说,给了他一个类似于“你自己反省”这种意思的眼神,然后转身拿出两个饭盒:“你们的晚饭,如果安迪今夜没醒,你就当宵夜吧。”
西蒙怔怔地接过饭盒,看着谭宗明离去的背影,有种被人揍了后领了两颗糖的感觉……

西蒙侧夜未眠,第二天黎明时分,掏出手机,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般,摁下一串数字……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