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21)

安迪醒来后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她是在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醒来的,大概是被轰隆隆的雷声给硬生生吵醒的,睁开眼的一霎那,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场景。

房间里没有开灯,所以她只能看见每一件物体灰色的轮廓,熟悉的衣柜、整整两大柜书籍、书桌、以及墙上遍布的便签条,窗帘貌似没有拉紧,依稀能看见窗外突然划破天际的闪电,她这是……回家了?

晚上九点多而已,她放下闹钟,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听见客厅有交谈声,直觉告诉她此刻家里有客人,于是准备转身回房,突然她好像听到了谭宗明的声音?

果不其然,是他!
安迪居高看见谭宗明的背影,便认定那就是他,她太熟悉了,谭宗明正襟危坐,正在与父亲说些什么。

“安迪!你起来啦?”
凯瑟琳率先发现了站在楼梯口的安迪,于是客厅里另外俩人都齐刷刷回头,唯独少了西蒙。

“噢…嗯。”
安迪支吾着下了楼梯,来到客厅,谭宗明倒不见外,看见安迪睡衣单薄便忍不住道:“昨天抖得跟筛子似的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啊!”顺手将沙发上一件薄毯披在她身上。
安迪一点也不纳闷谭宗明为什么在这里,也不担心他与自己养父母的交谈内容,似乎这就是信任吧,她相信谭宗明有分寸有打算,并不急着问他,只是好歹这儿是她住了十年的地方,怎么感觉比谭宗明表现的还生分?

“回来了就安份地继续读书,以前都算了。”养父平静地说了一句话就走了,看来他已经消气了。

“客房收拾好了。”女仆过来示意。

“外面雨下的太大了,我走不了,你父母留我住一晚。”谭宗明对安迪解释道。


客房离安迪的卧室不远,在同一层,大概是一直在睡,安迪此刻精神正好,她稍微整理了一下房间,窗外雨一直下,仿佛要淹没整座城市,她突然饿了,轻车熟路地找出一沓外卖单,敲开谭宗明的房门。

谭宗明准备洗澡来着,听见敲门声就去开门,看见安迪赫然抱着一沓外卖单眼睛闪闪发亮,瞬间乐了,看来病好的差不多了,有胃口就好。于是装作心有灵犀状一拍即合,俩饕餮之徒拉开架势点了一堆宵夜,直言今晚撑不死不罢休。

外卖送来的时候谭宗明正在洗澡,安迪接过电话后便三两下跑下楼开门,来送外卖的是个瘦削的少年,脸上还挂着雨珠,头发湿漉漉的,他背后狂风暴雨,安迪突然想到西蒙,她已经在家里默默转悠了一圈,确定西蒙不在,打电话也没人接,她不知道西蒙此刻在干嘛,但愿他能过得好一点。
她只想赶紧告诉他自己已经没事了。

看着外卖小哥的狼狈模样,她有点心疼且后悔,于是慷慨地付了一笔可观的小费,外卖小哥脸上重新燃起欣喜的神色,骑着车一头扎进雨夜里……

谭宗明擦着头发问:“怎么下去这么久?”
安迪一边打开各种包装盒一边跟他说刚才那位可怜的外卖小哥,谭宗明无法切身体会这种为生计奔波的劳苦,但那时候他也才二十出头的年纪,悲天悯人的感性色彩浓厚,他看着窗外景象发出同样感慨:“确实不容易。”
“所以你能告诉我,西蒙呢?”
“嗯?”
谭宗明一个不留神被安迪的问题噎住了,他没有回头,依旧盯着窗户,那上边倒映出安迪认真的眉眼,正在等待他的回答。

他突然觉得脖子像是扎根般扭不过去了,僵硬得难受,他实在是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

他理解安迪对西蒙的感情,是依赖,是崇拜,是十年前相似的背景经历导致的惺惺相惜,是十年间朝夕相处共同勉励下收获的难割难舍,感情正因为复杂才深厚。但是身为局外人的谭宗明也看得很清楚,他们只会越走越远,要怪也只能怪西蒙命不好,照他现在这种状况很难再有所大作为了,哪怕是他照此劳碌一生,也只能过上平凡人的一世安稳。
但是安迪不同,她天赋异禀,潜力无限,还有养父母的支持与自己的关照,前途岂是一般人能想象的,说实在的,感情再深,也终究抵不过经年累月的消磨,而这些,西蒙自然也是清楚的,不然他怎么会选择妥协,把她送回来……

那一晚,天空像厮杀的战场,一道又一道闪电企图破开无边的黑暗,而在某个小小房间里,谭宗明与安迪盘腿对坐在地上,夹杂着大盘鸡的香味,俩人心平气和而又口齿不清地聊了一宿。

无关西蒙,谭宗明觉得要是直说,安迪指不定撕了他。

谭宗明聊了他小时候的生活,安迪说他在晒命,于是乎给他讲了很多自己小时候的故事,不过都是来美国后的故事,她始终对那些发生在中国的事情讳莫如深……

而谭宗明就在《安迪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之中昏昏沉沉睡去……嘭!!
安迪咬着一根鸡腿,直愣愣看着谭宗明一头栽在地上。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