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22)

谭宗明睡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姿势很诡异——盘着双腿坐在地上,上半身直接往前倾倒,额头直接叩在地板上……
他已然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这种姿势真的难受死了,应该没睡多久,缓了好半天才勉强直起身子,全身又酸又麻。
环顾四周,房间没人,包括他的大盘鸡也不翼而飞了。
嗯?
这时才发现原来身上还盖着一床被子,所以,他是以怎样的形象睡了一觉?

说实话谭宗明突然睡着了是安迪意料之外的,说好的要陪她聊一宿,怎么一头就栽倒在自己面前了呢?她看了看时间,离天亮也没两个小时了,就随他睡吧!但是…这样睡会不会很累呀?
于是她准备叫醒他:“谭宗明!谭……”
可是注意到眼前色香味俱全的大盘鸡,她突然改变主意了:“朋友一场,帮你盖床被子吧,不要着凉!”
随即端走了谭宗明的大盘鸡,关了灯,临走前看着地上那一坨“王八”视感的黑色物体,轻轻道:“晚安谭宗明。”

“安迪·汤普森!你的人性呢!?”
谭宗明在跑道边的杠杆上呲牙咧嘴地拯救他酸痛的四肢,时不时对着神清气爽来回跑的安迪怒吼。
“我的人性…集中体现在…帮你盖被子了…感动吗?”
安迪并没有停下跑步,而是隔着好一段距离喘着粗气吼回去。
“我谢谢你!”
“不客气!”
“你折腾我一晚上,我他妈感觉我要残废了!”
“知道吗…你睡着的样子…特别像王八!”
这时隔壁走过一个老奶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安迪便闭嘴了,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安迪不再跑了,走近一看,瞬间接收到谭宗明深深的幽怨。
“生气啦?”
安迪从来没见过谭宗明发脾气,在她心里,谭宗明是全世界心胸最宽广的人,他绝对开得起玩笑,所以每每在他面前,她都能肆无忌惮。
“嘻~别生气啦!请你吃早餐去呀!”
“不吃白不吃!撑死也要吃!亏死你!”
果然,他并没有执着于昨晚的事情,两句话便把注意力转移到早餐上。
“不亏不亏,当是答谢你的大盘鸡。”安迪笑的老灿烂了,谭宗明以为她指的是昨晚趁他睡着端走了自己的那一份,但是没过两秒就听见安迪幽幽道:“你洗澡的时候钱包扔床上,我顺手就拿去结账了!”
!!!

早餐后安迪打包多了一份,对谭宗明说:“你回去吧,我要去找西蒙了。”
“我陪你去吧,我有空。”
“不用,你回去补觉吧。”
“……那好吧,再见。”

目送谭宗明离开后,安迪便直奔她与西蒙的小房子,可是当她开门后只看见空荡荡的四堵墙,以至于那一瞬间她有点怀疑是否走错地方了。
确认再三后她仍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西蒙走了,只言片语也没给她留,电话已经不是没人接了,而是直接成了空号。

房东说他走得很仓促,也很彻底,没有留下任何信息,所以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安迪就这样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慢慢的,她大概恢复了一些思考的能力:如果有非要走的原因,那么无论如何西蒙也会给安迪留下信息,方便她去找他,但是他并没有留下任何信息,说明他在躲避自己!

“安迪?”
谭宗明看她愣在那儿好半天了,一动不动,仿佛画面静止了,纠结了好久,还是忍不住出来叫了她一声。

“你不是回去了吗?”

安迪没有回头,她听出了谭宗明的声音,依旧站在原地,谭宗明听不出她声音里的情感起伏,也看不到她此刻什么表情,想要安慰竟然一时语塞,只好回答她的问题。
“我走到半路想了想,还是回来看看你吧。”

“西蒙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他猜到西蒙会渐渐疏离安迪,只是没想到他会走得这么决绝。

“我是怎么回家的?你为什在我家里?你跟我父母说了什么?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本来她没想问,因为她很信任谭宗明,在商院里她早就认识到谭宗明的眼界与做事能力,她确信谭宗明与她父母的交谈内容定是合理且得体的,如果他觉得有必要告诉她她就听,他不说也没关系。

但是现在,这可能是知道西蒙下落的唯一途径了,她迫切地想要知道一切。

“首先,医生说你要休养,西蒙打电话给你父母,他们接你回去的。其次,你父母过来接你的时候我也在现场,作为你的珍稀的同学兼好友,你父母希望认识我,邀请我去你家吃顿饭聊聊天。然后,我只是向你父母报告了一下你最近在学校的情况,并且很有义气地赞颂了你的卓越表现。最后西蒙完全没有跟我提起他的任何打算,他的离开完全在我意料之外。真的安迪,如果我知道他要走我一定帮你拖住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哪怕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也豁出去了!”

“……对不起,谢谢你。”

安迪黯淡地叹了一口气,顺手把打包来的那份早餐扔给谭宗明。

“噢不用,我不饿。”谭宗明松了一口气,她竟然没哭也没闹!
“你不是说,撑死也吃,要亏死我吗,吃掉。”

安迪说完,便落寞地离开了,从此这里确实是,人去楼空了。
走了就走了,反正也习惯了,又不是第一次被人抛弃,有什么好难过的,真的,人生什么事不是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了。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