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23)

不知不觉西蒙已经离开了将近半年,这半年来安迪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提及西蒙,仿佛她从来就没认识一个叫西蒙的男孩。
她依旧努力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活,因此在这半年间发表了三篇优质的专业论文,一时间声明大噪,当然其中少不了谭宗明的搭桥牵线。

谭宗明人面很广,他企图把更多的人带进安迪的世界,而不是把安迪带进别人的世界。因此安迪确实认识了不少人,但都也仅仅是认识罢了。

最近谭宗明硬要拉她去参加安德鲁的生日聚会。

安德鲁是他们团队的一位小伙伴,但其实在这个“团队”中,安迪在绝大多数时候都只与谭宗明沟通,所以对于其他人,并没有多少深厚的交情,平日里这些私下的活动她是否决定参与,谭宗明向来十分理解与尊重,倒是这回他竟说什么也不同意安迪缺席。

“安迪,你总要学会这些的,对将来工作上有帮助。再说,安德鲁不是外人。”

安迪见谭宗明语重心长以及瞬间仿佛苍老的神色,咬咬牙还是答应了,谭宗明说的没错,谁让她是学经济的,又不是搞科研的,这可是自己选择的路,总有一天要独当一面。

唉……谭宗明啊谭宗明,如果能签你当助理多好!

谭宗明见安迪答应了,便如同卸下心中的石头般露出轻松的笑脸,安迪却突然觉得,谭宗明好像有别的目的,但是又找不出什么端倪,只是一种纯粹且强烈的直觉。

安迪按约定的时间来到指定地点的时候,发现其他人早就到了,他们把现场该准备该布置的一切都弄好了,这让安迪有点过意不去,仿佛她才是主角似的。但是安德鲁表示这应该的,毕竟安迪是这个团队里唯一的女孩,这让她觉得很感动。

谭宗明打开门,推着安德鲁的生日蛋糕进来,众人齐声唱起生日歌,场面一片和谐温馨,也许是周围灯光比较暗,安迪并没有察觉谭宗明脸上有些许紧张。
在蛋糕隔壁还有一个精致的礼物盒,安德鲁向谭宗明抛来一个“加油必胜”的眼神,谭宗明泯了一下嘴唇,揭开礼物盒,一束艳红的玫瑰花静静躺在那儿。

谭宗明想了很久,西蒙已经离开半年了,安迪也再没提起他,他依然铭记对安迪的初衷,于是选择在今天,趁着他与安迪共同的几个朋友都在场的时刻表白,他轻轻抱起那束花,温柔地踏着音乐走上前来。

安迪的注意力却全在谭宗明胸前的那团艳红上,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像是陈年蛰伏的阴冷气息,在刹那泄漏。一张女人的脸浮上心头,那是一张红彤彤的脸,红的夸张,红得张狂,时而大笑,时而痛哭,安迪努力地去想起那张脸的模样,却始终看不清,但她却隐隐约约想到了很多年前,那个埋葬在中国的女人。

突然响起几声琴键声,遥远虚幻得像是从天边传来那般,她以为是幻觉,但是过了几秒后发现,真的有琴声,就在此刻,就在……一楼!

那是西蒙的琴声。

她往楼下冲过去,视线越过人群,看见西蒙仿佛是圣诞节时被红色丝绒线圈起来的圣诞树般,正在这所餐厅搭建的小台上演奏。

一曲奏罢,安迪已不知不觉地离他近在咫尺,西蒙发现安迪的时候也吃了一惊,很快他就收拾好表情,恢复了冷静,安迪径直走上前去盖上琴键,音乐戛然而止,整个大厅突然鸦雀无声,不少人朝这儿看过来。

“安迪你干什么?”西蒙露出略微不满的神色。
“我倒想问你在干什么!你去哪里了!”
“我现在在工作,请你离开。”他转过头不再看她。

安迪仍是一手紧紧压住琴盖,并不让步。西蒙迟疑了几秒后起身离开,安迪追上前去,此刻她本能地想要拽住他,但是无奈那莫名其妙的触碰障碍令她无能为力,唯有跟着西蒙跑出餐厅。

“安迪!”
谭宗明依然抱着那一捧玫瑰,在看到西蒙的一瞬间有那么点不知所措,安德鲁也追了出来,他很疑惑,询问谭宗明什么情况,谭宗明把花扔他怀里,便也追出去了。

西蒙在跑过一个篮球场时发现边上有一道铁丝小门,他转身便把门锁住,周围又黑又寂静,只有大家急促的喘气声。

“西蒙!你什么意思!”
安迪徒劳地砸着铁门,气急败坏。

“你走吧!别跟着我了!我没有能力再照顾你了!”
西蒙颓败地朝安迪吼着。

“我什么时候需要你照顾了!?你别太看得起你自己!你他妈几个意思?”
安迪也朝西蒙吼回去。

“总之你走吧!我们从此不是一路人……”
西蒙已是精疲力尽了,他看着安迪徒劳又悲愤地砸门,一时竟不忍离开,才杵在原地让她走,他真的太累了,说完这句后还是留下了背影,慢慢的离开。
门后的安迪眼睁睁看着西蒙越来越远却无能为力,于是把脾气都撒在铁丝门上。

冰冷的钢铁砰砰作响,一同传入他耳畔的还有安迪最后挽留的挣扎。

“西蒙!我七岁那年认识你!到现在十年!这十年我的世界只有你!你他妈叫我走!你现在说跟我不是一路人?你这个自卑、自私的懦夫!你走!我们这辈子不要再见!”
声嘶力竭。

可是在不知什么时候,一脸温润。她彻底看不见西蒙的背影了,西蒙也彻底听不见她的声音。
她无力地靠着门滑落,伤心得不能自已。

谭宗明站在后面,一字一句一清二楚。
他慢慢走过来:“十年不短,以后更远,算了吧。”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