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在你开始 从你结束(25)

安迪确实是打算找个机会跟西蒙说清楚的,但是她再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那晚安德鲁的生日派对并没有因为这点小插曲而潦草结束,大家玩到意兴阑珊时已是后半夜,安迪接到了来自医院的电话。
电话里陌生的声音严肃而简明地在述说一件谁也不愿意接受的事情:一名叫西蒙·汤普森的华裔少年因一辆货车刹车失灵而遭撞击,目前抢救无效。我们翻看他的手机,拨打了你的号码……
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安迪已经听不清了,她突然想到刚才在球场听见的那一声轮胎打滑的摩擦声,大概就是从那一刻起她与西蒙天人永隔。她觉得耳边的手机仿佛有千斤重,手无力的垂下,脸痛苦地撇向旁边,谭宗明猝不及防地看见她一双红得能淬出血的眼睛。

怎么了?

那是安迪第一次如此近距离面对死亡,她看着西蒙灰白的脸安静地卧在白色的病床上,这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安静,安静得令人产生万念俱灰的情绪。她不知道她应该做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她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中。

在她这十七年的生命里,经历了几次生离与死别?她想到了母亲,她还能清楚地记得,那一年她只有三岁,那天中午,许多人在她家门口进进出出交头接耳,她从未见过这种阵仗,惶惑地想要钻进母亲的怀抱,可是那些陌生人将她俩隔离开,她不明所以惴惴不安,安静地等着大家散去,也不知等了多久,一个妇女挤出人堆里,向她塞来一个皱巴巴的小婴儿,妇女一脸的坏笑:抱着!这可是你的弟弟哟!来嘛抱起来哈哈……
安迪突然很讨厌这个女人,因为她笑的如此丑恶,还强硬地塞来一个丑不拉几的“玩意儿”,才三岁的安迪根本抱不动,吓得往一边躲,带着哭腔喊妈妈。可是她再也没能看见母亲,从那天起她被送进孤儿院,没有一个人隐瞒她,他们都赤裸裸地对她说:你妈死啦!懂伐?没有啦!生你弟弟死掉啦!

死啦!
懂伐?
没有啦!

刚开始听这话时她总会控制不住地大哭起来,她不愿意接受所以用大哭表示抗议。后来她不会再哭了,因为她渐渐发现,再也没有人像母亲那样哄她笑,他们只会带着各样的表情对她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一家子人死的死走的走……’
‘听说都是疯子啊!怎么个事情喔?’
‘邪门的咧,现在都没人敢往那儿走!’
‘啧啧啧……’

恍惚间,当年那些声音似乎都找上门来了,安迪环顾四周,其实除了谭宗明,根本没有别人。
安迪愣愣地看着谭宗明,她害怕他会突然蹦出一句:死啦!懂伐?没有啦!
安迪紧紧地盯着谭宗明,她眼眶里还含着一汪泪,视线有些模糊,看不清谭宗明的表情,只看见他靠近一步,微微启唇……

谭宗明抬起手来想要抱抱她,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只见安迪尖叫着猛地推开他:“你别说!你什么都不要说!你走开!”
转身夺门而出,瞬间就跑没影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