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26)

“安迪!”谭宗明不敢怠慢,赶紧追出门去!
他从来不知道安迪可以跑这么快,他看着安迪瘦弱的背影穿过医院长长的走廊、闯过几名套着白大褂的医生,径直冲向医院大门口,像只敏捷的小兽,他就是没能抓住她。

“安迪!你停下!你要去哪里?”
出了医院,半夜的街道忽然变得很黑很安静,谭宗明压根没看清脚下的路,一头扎进夜色中追赶安迪,却眼睁睁看着安迪钻进了他的车子并发动!

哎?!她啥时候拿我车钥匙了?

嘭嘭嘭!谭宗明拍打着车窗:“安迪你冷静一点!你要去哪里?”
“我去撞死那畜生!是他害死了西蒙!”车子里的安迪歇斯底里地尖叫着,眼底猩红一片,丝毫不理会谭宗明的劝阻,把车子开得跟发射的火箭般“咻”的彻底飞出了谭宗明的视野。
谭宗明赶忙掏出手机报警,讲明了车牌号与行驶方向后,拦了辆车按安迪离开的方向驶去……

安迪感觉大脑一片混沌,眼睛也模糊不清,满腔悲愤复杂地交织在一起,仿佛要把自己这具空荡荡的躯壳扯碎,凭什么!凭什么!老天爷凭什么要这样对她?如果世上真的有轮回转世因果报应,那么大概自己前世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吧,所以这一世才落得如此悲剧……她转着方向盘泪流满面,一侧的碎发被泪水打湿黏在脸颊边上,视线里是各种路灯的光晕,好在半夜没有多少行人,好让她尽管看不太清也一路畅通,很快便抵达了警局,她知道,此刻那个大货车司机正在这儿接受调查。

“小姐,请问你有事吗?”门口的守卫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奇怪女孩,警惕的问到。而马路边那辆车连车门都没关上,便被随意抛在一旁。
安迪并没有理会他,没等他反应便径直冲进去。
“就是你!”安迪还没靠近目标人物,便被警察控制起来。
“就是你!是你撞死了西蒙!是你撞……”安迪声嘶力竭的朝货车司机喊叫,身体被警察牢牢控制住,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徒劳地干着什么,她只是觉得心很痛,像要炸开一样,她需要发泄!要尽力大闹!她想质问每一个人,为什么她要承受这些破事儿!她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干啊……

谭宗明赶到的时候,安迪大概喊累了,她衣衫不整,眼神放空,谭宗明的心突然抽的疼了一下,他何曾看过安迪这番模样,像只曾经能翻山越岭不可一世却被猎人抓住的小兽,落魄又疲惫,做困兽之斗。

“谭先生,汤普森小姐,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们。”一名警察严肃地说道。安迪并没有任何反应,此刻她真的太累了。谭宗明自觉上前帮安迪回应警察的问题。

“我们调取了现场的监控,有理由相信汤普森先生是故意导致这次事故的发生!”

什么?
这句话让安迪和谭宗明都震惊了。
“你说什么?”安迪突然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地走过来,紧紧盯住警察,就差双手揪他衣领了,谭宗明赶忙拦了一下。

警察继续补充:“监控显示,汤普森先生曾在路边逗留一段时间,直到货车行驶过来,汤普森先生突然冲上前去,而恰巧货车刹车确实有问题,导致悲剧的发生,当然,你们有权利跟我们去看监控。”

这么说来,西蒙有自杀的嫌疑……
安迪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片段——西蒙被赶出家门那天,也是半夜,他们俩坐在路边上,西蒙向安迪述说他不堪的过去,他的家史,他说他的父母都是自杀的,他们都有抑郁症!如果西蒙也……

——听说一家人都是疯子喔!怎么个事情啊?
——一家子人疯的疯走的走,邪门的咧……
——啧啧啧……
突然,安迪又听见那些声音了!就在身边!忽远忽近,抓不透摸不着却如影随形!永远摆脱不掉!摆脱不掉的!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累极了,是啊!她家可是个疯子家族呢!跑得了吗?西蒙不也漂洋过海十年了,还是逃不掉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她体内也是有疯子基因的……说不定,下一秒,就在下一秒,她就突然也一无所有了,突然的…就疯了……
这些年她从未正视过这个问题,她带着侥幸的心理不好不坏地过了十年,也算安稳,从不去想,如今她无法再坚持了,心理防线一下就崩了,西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他就那样“被摧毁”在眼前,那可是……她这十年的整个世界啊!

谭宗明看见安迪突然朝自己笑了一下,那一笑让他觉得安迪此刻无比陌生,好像从来不曾认识一样,记忆里的安迪才不会有这种绝望又癫狂的一笑……她为什么笑了?

呵呵,那个金牙老太婆眼光可真是好,千挑万选领了俩有病的……可不可笑?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