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28)

考完试之后很快就放暑假了,谭宗明订了回国的航班,他想起那天对安迪说的话,后悔得舌头都要咬断,怎么就没控制住情绪呢?他向来脾气好得很的,那天回学校后想想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安迪缺考而已,多大点事呢?至于闹到要绝交的地步吗?

还是走之前跟她说一声吧!

于是他又跑来了安迪家,可是安迪并不在家,谭宗明心里还有点欣慰,可算是出门了,总比宅着强!安迪的养父母恰巧外出几天办事去了,谭宗明百无聊赖地开始跟安迪家的女仆瞎侃,听她讲一口蹩脚的英语,心情渐渐好起来。可是从白天等到黑夜也不见安迪身影,打电话也是关机,他看了看手表,他今晚就要走了。

“安迪到底几时回来?”
“不清楚,她只说这个星期不回来吃饭。”
“这……个星期?!你……”谭宗明郁闷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你倒是早说啊,老子在这瞎耗一天跟你侃个什么劲儿……

谭宗明再次看了看手表,他真的得走了,于是在安迪的书桌上留了一张纸条:
‘安迪,放假了,我要回中国了,我真的依然珍惜你这个朋友,看到这张纸条务必给我打电话,我发誓我尊重你的一切决定,如有需要必当两肋插刀,等我开学回来。’
他默默复述了一遍,又添上一句:等你电话!!

三个小时后他登机了,切断信号后,心像是漏了个窟窿总觉得没底,安迪会给他回电话吗?他望着机舱外黑色的云层,混夹着巨大的轰鸣声疲惫地睡去,希望下飞机的时候会看到一条未接来电吧……



次日 中国上海浦东机场

安迪在喧闹的人堆里呼吸着久违的气息,十年前她是从虹桥机场离开的,那时候浦东还没建成。十年后她回来了,她想起当年心里那个幼稚的想法:迷路了也没关系,土地都是相连的,走上一生总能回来。后来可算知道世间土地绝非都是相连的,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
她淡漠地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潮里,遗世独立。


数小时后,谭宗明终于落地了,他迫不及待打开手机,没收到任何期待的来电,只收到一条话费信息……这让他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既然安迪一个星期不会回家,那没看见纸条也很正常,要不干脆直接给她拨电话好了。
“宗明!”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谭宗明抬眼一看,就看见几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他家司机、母亲、大哥以及表妹早早地在机场候着,于是他把手机塞回口袋里,笑着朝家人们跑去。

谭宗明的表妹叫简童,是他母亲娘家那边人,与他是同一年出生的,于是谭家俩兄弟跟简童自然是从小玩到大,只可惜谭宗明的大哥谭开义因为身为谭家长子,自然责任更重大,日常逐渐繁重再也没多余的时间玩耍胡闹,而谭宗明向来性子好懂生活,简童便像块狗皮膏药似的粘着他一块儿长大,甚至谭宗明准备出国读书时,简童也有同去的打算,但因为她学习上还是略逊一筹没有拿到与谭宗明同一个项目的资格,这让她闷闷不乐了许久。
“当初让你好好读书你不用功,去不了可不怪我,我可没空陪你瞎胡闹!”谭宗明一脸得瑟。
“得了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过去还是吃喝玩乐,我可怎么看你也不像是埋头苦读的人!”
“哈!那你要失望了,我成绩单全A!你脑子不好使羡慕不来!”
一旁的谭开义与母亲听到这话大跌眼镜,他们当然知道谭宗明不是笨蛋,但也没曾想过他会发奋读书,谭开义打趣说:“哟?谭宗明浪子回头哇!可是打算跟我抢饭碗?”
简童不屑:“哥你别听他吹,等我今年这边手续办好了过去帮你们监视他!”
“什么!你还没死心呢?”
“谭宗明你去到哪儿我跟定了!”
天呐……


另一边安迪还是没有开机,她这回是瞒着养父母偷偷回中国的,她知道养父母一直不希望她与西蒙跟中国还有牵扯,反正想着也不会有什么人找她,如果养父母打她手机必然知道她出美国了,所以干脆关机。
只是她不知道谭宗明简直把她电话打爆了……

安迪去了一趟黛山,只是已经找不到当年的孤儿院了,那时候她还小,已经记不太清路线,更何况她还是个大路痴,于是在黛山瞎逛了两天后,又回到了上海市区,这一下她真的沮丧到极致了。
前所未有的茫然涌上心头,三句话概括为: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
她漫无目的地瞎晃悠在上海闹市街头,其实她也不知怎的竟鬼使神差地决定回国,就是突然想回来看看,十分十分想,于是收拾了几套衣物就跑出来了,但来到这儿,却发现愈加彷徨不安,十年早已物是人非事事休,在这儿,她倒更像是异乡人,一点点童年的感觉都没有了,回去吗?回去又能干嘛呢?依旧是日复一日困在小房子或图书馆里消磨时光,到底该何去何从……

唉……

安迪颓然地叹了口气,发现人群里有一道目光盯着自己,那张脸很熟悉,谭宗明!!
对呀,他说过他是上海人!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