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29)

安迪本以为谭宗明会直接走掉,亦或许念及有过的一点交情会生疏的寒暄几句,直到看到谭宗明突然拨开人流跑过来,她心里突然有点期待,虽然她也说不清究竟在期待什么。

或许是昨晚的梦魇,昨晚,安迪在黛山的一间小旅馆里度过了无比漫长的一晚,她做了三个梦。
第一个梦,她回到了七岁那年,四岁的弟弟紧紧抱住她,嚎啕大哭到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可她知道,弟弟求她不要走。她平日里最讨厌弟弟哭鼻子,这种怯懦太丢脸,可是那一天她第一次不忍责备他,大人们纷纷拉开他俩,无数双手如钢铁般钳着她的肩,弄的她生疼,她虽不忍推开弟弟,却也没回应他的挽留,临走时弟弟撕心裂肺的哭声真切地让她懂得何为心疼。
“姐姐,我恨你。”
梦里的小男孩突然平静,说了这么一句话,梦戛然而止。

第二个梦,她看见西蒙,她激动的想过去拥抱他,抱紧他,可是她无法动弹,甚至看不见自己。西蒙站在寂静的夜里,站在那条公路旁,脸上流淌着哀伤,突然一道强光刺入眼眸,她不禁闭上眼,什么也看不清,耳边响起巨大的车轮摩擦声,她感觉被推倒了,身体里传来好几声清脆的“咔”……却没有丝毫疼痛,一切又归于平静。

第三个梦,她在图书馆做习题,抬眸才发现天已经彻底黑了,于是着急地收拾书包赶回家,家里似乎有人在等她,她轻快地跑过一条陌生又熟悉的长街,跑上楼推开门,一个女人在冒着蒸汽的饭桌后笑着对她招手:快来吃饭!突然一个男孩跑出来:你终于舍得回来啦?就等你开饭呢!姐姐!
她觉得她似乎醒了,因为梦中的那个她很开心,可是胸腔里却沉闷酸痛,两种感情愈发清晰分明,她知道她该醒了,却不舍得睁开眼。
来呀!过来!
过来呀!
那女人的脸、那男孩的脸,笑颜如花,他们在向她招手,她迟疑着过去,越走近便越看清了饭桌前的两张脸,不!你们不是!我不认识你们!
两张极度苍白又狰狞的面孔赫然出现,没有笑容,正凝视她。

啊……
安迪突然吓醒了,发现沁了一身冷汗,陌生的小旅馆,一个漂泊逃避着的人,望着窗外,天依旧是黑色的,黎明还没到来,远处一块廉价的霓虹灯牌兀自亮着光:不夜城。
十足的小县城氛围。

那时候她突然感到孤独令人窒息,如黑色的潮涌要将她吞没。她突然想有个人陪,可是她而今孑然一身,西蒙不在了,谭宗明也被她赶走了……

“安迪?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我看错了,你怎么在这儿?你是来找……”谭宗明热切的目光让安迪突然想到三个梦,她不由得脑神经打结般愣在原地不知从何说起。
谭宗明心里隐隐有点小期待,他冒出一个自己都不可置信的小揣测:安迪漂洋过海……有没有那么一丝丝可能是来找他的?但是想到安迪向来孤清,便没把这个猜测断然说出。

“哟?这是谁呀?”
简童这才跟上来,刚才谭宗明突然就把她丢在原地一声招呼不打跑出去了,她莫名其妙地挤过人群跟上来,竟发现谭宗明在跟一个女孩说话!这让她不由得有点生气,一种被忽略的不爽!
谭宗明大概才记起简童,对简童解释:“我美国的好朋友。”

非常自然的一句话,却让简童感到非常不自然。

谭宗明眼里向来只有‘兄弟’与‘女朋友’两种,‘好朋友’是哪个段位?除非……前女友!
曾经有一次她就遇到这种情况,谭宗明有一位前女友,分手后还对他念念不忘纠缠不止,谭宗明没办法就叫简童假扮他新女友,想当初还是她简童以足以撼动奥斯卡的演技与撬动地球的狠劲儿才让那女孩知难而退,这么想来她不禁仔细审视眼前这位漂洋过海追到这儿的“好朋友”了!

“谭宗明你这口味换的有点快哈!”她冷不丁张口就来这么一句话,随即对安迪说:“小丫头你成年没?”

安迪一脸无辜转向谭宗明??

谭宗明闪躲着回避,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对简童说:“安迪!真是我朋友!”

简童这会儿觉得较真就没劲了,她并不关心安迪究竟是不是谭宗明的女朋友,反正他的那些“孽缘”们她一清二楚,不过都是谭宗明这种权贵子弟的高级玩具罢了,只是这回有点不一样,安迪俨然一个眉清目秀乖孩子模样,跟以前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不同。

“谭宗明,你别残害良家少女行不?”
“行了你别说了!你先回去吧,我陪我朋友逛逛……”
“我先回去?!我们说好去看电影的!你怎么这样!”
简童突然像是被点了炸药桶,谭宗明竟然叫她走?这是破天荒第一次,要知道谭宗明从小到大都是依着自己的,她坚信自己的分量在谭宗明那儿谁也撼动不了,但是今天他先是撇下她再是赶她回家!

“噢我明白了!”简童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你又明白什么呀!你先回去吧,我们晚点再看电影也一样……”
简童没等谭宗明说完就直接推开他,这样一来她便直接与安迪面对面:“安迪是吧?你听着,谭宗明就是个心比天高自诩不凡的混蛋,前女友一数一箩筐,我看你年纪小不知人间险恶,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别自投罗网,好好读书才是正道,不然你以为你攀得上谭家……”

“你有完没完!”
谭宗明打断了简童的话,压低声音吼了一句,他从前就没觉得简童如此聒噪,胡说八道得任他再好性子也会生气。

安迪也被谭宗明这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在她记忆里谭宗明还真没这样凶过任何人。而那个被谭宗明重新挡在对面的小姐姐从震惊变委屈,竟让她有点过意不去。

“谭宗明。”

谭宗明突然听见背后传来安迪的声音,像是突然被人从满是戾气的沼泽里拉出来般,神志顿清,他又失控了。他等着安迪继续说下去,但是安迪没有再说话了,她只是轻轻念了一遍他的名字而已。

简童看着谭宗明的眼神从愤怒转为平静,甚至有点充满柔情的感觉,顿时了然于心,谭宗明你完了。
被谭宗明当着外人的面儿这么吼了一下,简童很窘迫又生气,再也待不下去了,转身就跑远了。

“她……我……对不起。”
“你说什么对不起?别管她也别听她胡说,她只是我一个表妹,放肆惯了。”
“……嗯。”
“你还没说呢,你为什么来了?”
“我……想来找一个人。”

!!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