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30)

来找一个人?谭宗明笑容灿烂得瞬间跟朵饱满的向日葵似的,思维像是溃堤的河水一发不可收拾,天呐!他的安迪漂洋过海来找他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你这个路痴,一个人跑这么远危不危险?直接打电话就好了嘛。”
啊?安迪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在说什么?打什么电……哦!
“我不是来找你的。”
安迪眼睁睁看着眼前的向日葵瞬间像跟丢了太阳般蔫儿下来,有点于心不忍,她确实经常忽略了别人的感受,尤其是谭宗明。

“抱歉,谭宗明。”
“没什么,你不必总跟我道歉,这不像你,我们是朋友啊。”

他说,我们是朋友。安迪的心像是突然照进一束白月光,瞬间亮堂堂的。谭宗明还没走,他还愿意留在她身边,昨夜的梦魇余留的荫翳霎那间被驱散得无影踪。
谭宗明看安迪低着头没说话,不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赶紧转移话题:“对了,你怎么突然来上海了?你要找谁?我能帮你吗?”
“你对黛山熟悉吗?”
“黛山?听说过,没去过。”
“那是我故乡。”

当天谭宗明就动身陪安迪又去了一遍黛山,安迪说她刚从那儿回来,一无所获,谭宗明则表示一直听说黛山山清水秀,从来没机会去好好逛逛,倒不如趁今天陪她再去一趟,说不定有意外收获。
于是他带安迪回家取车,突然想到简童此刻也在家,他太清楚简童的脾性,不愿安迪为难,便掏出手机让管家把需要取的东西拿到车库里。

没多久,一个头发泛白矍铄的老人拎着一个黑色背包来到车库:“二少爷要出远门?”
“是,去一趟黛山,一两天就回来。”
管家偷偷看了一眼远处的安迪,若有所思。而安迪丝毫没注意,她感觉自己此刻像是在逛车行,谭宗明家里的好车倒真是让她吃惊,难怪刚才那个小姐姐气焰如此嚣张,没想到谭宗明原来是只貔貅啊。

“是跟那位小姐同去吗?”管家试探着问。
“啊……是,我美国的同学,我得尽地主之谊。”

‘地主之谊’四个字咬的格外重,他知道他这一走,再加上简童在家里添油加醋,回来肯定鸡毛蒜皮一团糟了,便下意识地多跟管家说了一句。谭宗明回头看了一眼,安迪的小身影雀跃地穿梭在他家的车子间,让他情不自禁勾起了嘴角。而这微妙的细节分毫不差地落在管家眼里,想到刚才表小姐一回家就拉长着脸又哭又闹,大概清楚怎么一回事了。

“怎么?喜欢哪一辆?”
安迪回头看见谭宗明得意洋洋一脸欠揍的笑,“貔貅,这些都是你的?”
“哈哈,只有这辆是我的。”谭宗明走向一辆宾利:“这是我的成人礼物,其他都是我家老貔貅的,你的成人礼好像也差不多了,哪一天?想要什么礼物?我准备准备。”
“谢谢你,可是我也不知道是哪一天。”

安迪从没过生日,西蒙曾说要把他俩第一次见面的日子当作共同的生日,过一把仪式瘾,但安迪倒觉得那一天她不配被祝福,因为那一天她抛下了弟弟,这是她做过最后悔的决定。十年,她早就习惯了不过生日、不收礼物、不被祝福。所以当她回答谭宗明时,语气轻快得像是在说一件别人的事。
谭宗明拉车门的手突然一紧:“那我答应你,以后每一年我都给你过生日。”
黑色宾利就这样驶出了管家的视线、谭家的大门。

抵达黛山时已是黄昏,金黄色的夕阳均匀地涂抹在这个没有摩天大楼拔地起的小城里,谭宗明跟安迪跑着跳着追着彼此地上长长的影子,就这样一路跑到了目的地——黛山县目前仅存的一家孤儿院。

“好香啊!”
时值晚饭,小城里的人们睡的早自然吃得早,家家户户传来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以及诱人的饭菜香味,这种景象安迪已经许久没领略到了,在美国时她最害怕一觉睡醒只剩自己在空荡荡黑漆漆的房间里,而外头华灯初上,全城的人们都围在桌前做餐前祷告,那种感觉真的太糟糕了。

“谭宗明我饿了!”
安迪脱口而出,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她对谭宗明撒娇了。
“那好,一起吃饭去!”
谭宗明顺手拽着安迪的袖口朝孤儿院里奔去。


“你们是说,要找一所十年前的孤儿院?”
饭桌上,谭宗明向院长咨询信息。
“是的,但我确定不是这儿!”
安迪的记忆并不清晰,但她记得她曾在的那所孤儿院并没有如此整洁完善,至少没有这么大个院子,她记得她每天像是被囚禁般,困在大仓库里,阿姨们根本没空理会孩子们,无非到点了便过来投饭睡觉。

“当然,这儿是前两年才建起来的,至于十年前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
“那请问您建起这所孤儿院后,从哪儿接收了这些孤儿?说不定他们里有人会有线索。”
“这个问题不太好说清楚的,孩子们来源都很复杂,有的甚至一点头绪都没有,我们院方也不能轻易透露,但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孩子,我们这儿是确定没有的,如果他还在黛山的话,我建议你们可以去这儿的学校里碰碰运气。”

“院长的话有道理,小明现在十四岁,按理确实该在上中学,可是我不确定他在不在黛山……”
“放心吧,孤儿院里的大多残障,你弟弟健健康康的肯定被好人家收养了,像你一样过得好好的,黛山统共才两所中学,我们明天就去找,不论能否找到,你都要相信他此刻活得好好的,那就足够了。”谭宗明不知道他一番安慰的话却让安迪的心跌落谷底。

到底要怎么告诉他呢?
怎么告诉他,其实我根本不是他看到的这样,天之骄子前程大好。
怎么告诉他,其实我只是一个懦弱得无法反抗去或留、甚至无法把控每一个明天的废物。
他会怎样看我?
他还会陪在我身边吗?

渐渐的,安迪才发现,她竟也会患得患失,全因为谭宗明。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