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42)

谭宗明鼓足了十二年的勇气,说了一直不敢说的话,也见证着事情朝预料中的轨迹发展,走向灭亡。
一整夜他的心就像窗外的风雪,拔凉拔凉的。

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不能够贪的,贪欢、贪杯、贪婪都是人性的弱点,但是偏偏,他没克制住,想要贪一世欢愉,故而落得追悔莫及。

——安迪,我走了……
——安迪,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安迪,纵然你拒绝,可是别不理我了行吗?
——安迪,算了,我还是先回去了……
谭宗明一整晚在门外左右为难,对着门喃喃自语,他真的害怕安迪能决绝到从此陌路,对于这段关系,他怕是无力挽回了,但仍心存柳暗花明枯木逢春的期望。于是决定还是顺着安迪,先离开,缓一缓再找个契机谈谈。

咔嗒!
安迪在房里竖起耳朵听见听见谭宗明终于离去的声响,松了一口气,她害怕他要是一直在门外嘀嘀咕咕下去,自己会动摇,她的心情非常矛盾,一方面她知道一旦点头应允了他们该承受怎样的压力与后果,一方面却又忍不住的有点小欣喜与向往,原来,她真的在他心里是特殊的……

不!不能这样想下去了,怎么能动这样的念头呢?这样跟记忆里那个犯花痴的疯女人有什么区别,她不能!她要清醒着,人摸人样的活着!

安迪突然想起来她曾看过一本厚的像砖的《世界未解之谜》,里面有一宗幽灵船的案例,说是在海上,浮现出一艘陈旧的可怕的邮轮,那上面其实一片死寂,却能让孤独又绝望的落难者看到灯火通明载歌载舞的欢乐景象,甚至有热情的侍者升出邀请的右手,但是,那是绝对不能过去的!

她猝不及防的颤抖着,哪怕暴风雪已经过去,但是她却觉得这一刻更冷了!她就像是海上那个孤独又绝望的落难者,她理智地推开了幽灵船,依旧在寒冷的大海里无可奈何地沉浮。以后,她怕是连这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谭宗明一头扎进白茫茫的世界里,他终于体会到“失恋”的滋味了,原来真的如此折磨人,心像是灌了铅死沉死沉的,又像是漏了个缺口,空荡荡的,悔得肠子都青了!
于是一路驱车迫切希望能尽快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他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安迪了……
这么乱七八糟地想着,突然惊觉这开车的速度快的可怕,高架桥上一片苍茫,他有意减速,却发现车子好像不受控制地飞驰着,暴风雪刚过,路上积雪还没清理干净,怕是车子打滑了,这时候车子快要刮到中央护栏了,于是谭宗明赶紧向右打方向盘,就在这刻车辆瞬间打滑失控飞向护栏……

他抬起手臂护住惊恐的双眼,随着巨大的惯性向前倾去,猛烈的撞击使他彻底陷入黑暗……


跟他打一个电话吧……
她的指尖在座机的数字九宫格上摩擦,谭宗明的衣服还落在她家沙发上,她是真的害怕他一走就不再回来了,她已经习惯他的存在,谭宗明于她,就像是亲人般的存在。

怎么开口呢……
她纠结着,她不敢给谭宗明许诺未来,因为她给不了,但是她贪恋着在他身边的感觉,真的有种不负责任的渣女的感觉,她按下了第一个键,她知道,只要她说话,他就一定会回来的。

但是后来电话并没有接通,这让她很郁闷😒
她固执地一遍又一遍拨打那串熟悉的数字,生气到直接把电话摔在地上。
这个时候电台插播一条消息:由于气温持续低迷,多处地段积雪较深,尤其是XX号公路,路面情况危险,故封锁该路段,不予通行……

这条公路是谭宗明回机场的必经之路,怎么突然说封锁就封锁?那谭宗明现在在哪儿?他下了这条公路吗?他到机场了吗?接电话呀!接电话呀谭宗明!


安迪突然变得很焦灼,她摔了一直显示无人接听的电话,跑出门去。她要亲自找到他,然后质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高冷如她,什么时候试过向同一个人连打十几通电话?全世界也就谭宗明有这待遇!


很快她就追到了那条通往机场的高速路,她肯定谭宗明就在这条路上,可惜她上不去,前方已经拉起警戒线,堵起了好一大段路,天还是灰暗的,那些拥堵的车子纷纷亮起红色车灯,好半天挪不动。谭宗明开走的车子正是安迪的,他每次都这样,直接把车子丢在机场,再安排人开回去。安迪能通过GPS看到此刻她的车正在路段中间,好半天动都没动过一下,谭宗明依旧没有接电话。


她直接下了车,徒步往前,穿梭过一排排红灯,格外引人注目。


这位女士请站住,您不能往前了。

我朋友开着我的车上了这条路,现在失去联系了!

别担心,我们已经进去了一批人排查路面,协助受困者,请耐心等待。

我要等多久?


这一次没有人回答她,大家都很忙,情况很紧张,不断传来发生车祸的消息,安迪摸清了大概情况,她肯定谭宗明出事了,将近两个小时,GPS上那闪烁的小点点一动不动,谭宗明始终没接电话。她不能这么干等。


请问我朋友有消息了吗?

她把GPS的界面给警察看,我的车,一辆红色保时捷,车牌号是XXXXX,在这个位置,两个小时没动,你们的人现在排查到哪儿了?


抱歉女士,请您稍等,我们已经联系同事,会尽快找到您的车与朋友。


眼见着又开进去了三辆救护车,谭宗明还是杳无音讯,安迪等不下去了,她瞥见路边停着好几辆警摩,突然想起年少那个在环海公路上飙车的夜晚,身边始终只有一个人,谭宗明啊!永远是他!


她趁着大家不注意,悄悄挪到摩托边上,一个箭步跨上了车,如离弦的箭,突突两声,冲进了前方寒冷未知的灰暗里。现场一片混乱,对讲机此起彼伏响起来,全员都收到了一个亚裔女子开着警摩闯进封锁带的消息,安迪固然知道她闯了大祸,可她心里只有一个目的地,那就是谭宗明所在的地方,她要快一点,更快一点,在被逮住前离谭宗明近一点,更近一点。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