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33)

将安迪送上飞机后,谭宗明走出机场,回到管家开来的车上,却在车子旁看见自家的另一辆车,后车窗缓缓降下……

“妈?你怎么来了”
“童童说,你在美国招惹的一个女孩追过来了,一夜未归,又听管家说你斗殴被拘在一个县城的局子里,我能不来吗?”
“妈,你可别听他们胡说,我自会跟你解释……”
“你确实要好好解释,你爸今晚赶回来特意听你解释!”

晚饭气氛格外凝重,谭宗明从小到大都没闯过祸事,做事会思虑周全拿捏分寸,这一直让父母很安心,这回虽说不算什么大事,却开了先例。

“怎么进的局子?”谭父开门见山。虽然他早就掌握了信息,说是谭宗明跟一个美籍华裔的女同学在附近县城里把一个当地人打了,出手很重,脸都打歪了,但没生命危险,后来被附近的居民报警带走了,在局里他亮明身份,家里出面给解决了。但谭父还是想听听他怎么说。

“……那个人看上我的车,他…想讹我钱,我气头上就失手打了他。”

“可那个人说,他跟你那位同学认识,你同学有把柄在他手里,也是你同学先动的手。”

“他撒谎!他就是想讹钱!我同学在国外那么多年跟他认识?他就是瞎造谣所以我同学生气了才动的手。”谭宗明打算一口咬定是对方撒谎意图不轨。

“你们为什么去黛山?”
“旅游。”
“旅游为什么住孤儿院?”谭父步步紧逼,他早就查清楚了,那所孤儿院的院长说他俩来找一个本地男孩。

“我同学在美国有个华人朋友就是从黛山来的,好多年没回国了,听说我同学要回国玩,就拜托她找找有没有这个人,我们就顺便去打听了一下,仅此而已。”谭宗明强作镇定,他不知道父亲掌握了多少,但是如果必要的话就把院长所说的也一并推翻,就说他理解有误。

“嗯……”谭父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像是在思考。

这时候简童突然说:“哥,我觉得你应该防着点你那位同学,你能看得出被你打的那人是想讹钱,怎么就没想过你同学也看上了谭家的钱呢?哥你不是女人你不懂,我懂,有些女的就是打扮得清汤挂面的看起来人畜无害,实际上精明着,谭家产业这么大,不仅仅是上海,在全国都是知名的,你还敢这么招摇着把她领回家!”

谭母一听简童这么说,立马追问:“对啊宗明,那女孩对咱们家知道多少?你对她又了解多少?你们怎么认识的?宗明,妈知道你向来谨慎踏实,可是你也才二十出头,妈怕你被骗!”

也正因为简童跟谭母的这一出,歪打正着地转移了谭父的视线,他不再追问在黛山发生的事情,而是让谭宗明“介绍”一下安迪。
谭宗明虚汗如豆,仍面不改色地应答父母的问题,从他跟安迪是在哥大图书馆认识讲到安迪刻苦上进智力超群,又讲到他主持了一次多么了不起的比赛以及安迪力压众人一举夺冠的事情,还讲了安迪带着他一起发表的几篇学术论文,并当场调出来给父母看等等,连带着diss简童资质平庸还不思进取,恶意揣测抹黑他优秀的同学,一语双关地对父母的逼问表示不满,总之安迪在他口中就是一个积极上进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少年天才,两位家长也不好再讲什么,毕竟谭宗明这学期拿了全A的成绩是事实。

只是从那顿晚饭后,谭宗明开始萌生了自立门户的念头,诺大一个谭氏,竟无归他调遣之人,照他现在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在保密的情况下替安迪找到小明,周全考虑,找人这件事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付诸行动的。

而且,黛山那个马磊是个麻烦,这次他完全就是为了报私仇,保不准他哪天反应过来真想讹钱,费点心是拿这件事大做文章,得想办法解决。

嘟…嘟…嘟…喂?
“严吕明,有件事你得帮我!”

“嘿!我就说我干这行有市场吧!专替你们这种人收拾残局,说吧什么事?”彼时严吕明也正年少,无心向学,家里塞钱送进了大学,却一心想着开侦探事务所,天天看悬疑小说、八卦娱乐,虽还没干出什么成绩,但却是谭宗明目前唯一可以想到做这件事的人。

“在我完成学业回国之前,帮我盯一个人,我待会儿整理他的资料给你,你盯紧了!每隔一个月给我汇报一次他近期动态,一旦发现他企图调查我,立刻告诉我。”

“兄弟你是不是惹事了?惹着社会上的人了?”
……


美国·纽约

安迪发现了桌上的纸条,她默念了一遍,想象着谭宗明喋喋不休的画面,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她把纸条夹进了厚厚的一本书里。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