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35)

最近,安迪敏锐地捕捉到一些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觉,例如她总觉得身后有无数道眼光在打量自己、所到之处都会发生隐约的骚动,就连谭宗明都有些不同寻常,因为她开始在他的眼神里,好像看到了一丝……炙热?但每当她企图深究一下谭宗明的眼神时,他要么移开了目光,要么突然笑出一脸慈祥……于是,安迪开始怀疑自己向来准确的直觉是否出现偏差,同时里里外外审视自己是否有何不妥。

当然,她想不到那里去。

安迪二十出头的年纪,已经长开了,不再是当初那个瘦小青涩的小孩,她穿戴起修身的小西服与精致的高跟鞋,身体上的每一处起伏都仿佛是完美流动的箕舌线,无论何种境遇她总是骄傲地挺直腰板,偶尔玩味的挑眉像是在跟成千上万瞬息万变的数据玩一场捉迷藏,鲜艳欲滴的唇角带起微微上扬的弧度好似在说:“呵!找到你了。”
她年轻,自信,张扬,美丽,又毫无城府,不屑算计,这种在恬淡里的自得其乐像华尔街这个名利场上一股和煦的风,悄然无声却惊动了许多人,于是,她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长成了大家梦寐以求的模样,那是爱情的模样。

谭宗明不是毫无察觉的,他可是她成长蜕变的见证者,他早就知道她会变得十分美好,只是没想到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仍会被惊艳。有一件事他想来就觉得好笑,有一回他跟安迪在公司地下停车场走着,突然跳出一个人拦住了他俩的去路,热烈地对安迪一诉衷肠,把安迪吓得一句利索的话也说不出,直往他身后躲。

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开始的时候安迪总像只无法接收超声波的蝙蝠,不辨东西的横冲直撞到处躲,把收到的礼物当烫手山芋直往外扔,后来经过好几次参照谭宗明的回答,倒是能有礼有节地说出两句体面拒绝的话,谭宗明曾旁敲侧击地问过她:为什么抗拒至此呢?

她对着空气思索了许久,还是没能得出任何答案,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一种本能的排斥,却不知如何用别人能听懂的语言表达出来。最后只对谭宗明说:“你别问了,我自己也不知道,你是唯一知道我所有秘密的人,要不你帮我分析分析?”
分析当然不了了之,没有人愿意被别人剖析自己,不论那个人是谁,保持适当的距离是对对方的尊重。谭宗明怎么可能不懂。

后来出现了一个叫津岛的年轻日本留学生,进了安迪跟谭宗明的那家投行,成了同事。津岛爱扎小辫,露出光洁好看的额头,笑起来有两个深深的酒窝。他第一次见安迪的时候,就这么笑着介绍自己,握手时本能地欠身弯腰。安迪向来不与人握手,她后退一步也回敬鞠了一躬,显得微微不安。
津岛却笑得更开心了,他在这个亚裔的女孩身上看到了久违的东方美,他甚至想到安迪穿一身和服的样子,于是在某一天,安迪真的收到了一份包装精致的和服,浅绿色里讲究地描摹着樱花的纹路,看起来淡雅又活泼,津岛说这是为她特意准备的,因为她的中文名叫立春。
很美,好听。

津岛自以为的痴情与执着却成了安迪的烦恼,这个津岛不再是三两句话能打发得了的,安迪觉得她在谭宗明身上学来的那几招根本不够用,于是又向谭宗明请教。
这回,谭宗明干脆出了一个治本固原的绝招,他跟津岛说其实安迪是他女朋友!

而这个事没过多久,不仅津岛,很多人都知道了。他们也没怎么怀疑,毕竟他俩走得近是全世界都看在眼里的,更何况安迪本就孤清,身边除了谭宗明之外再不见有谁是能闹能玩的,所以这样一来,谭宗明的存在就更引人注目了。而这个方法还真挺好使的,从那以后,安迪便少了很多这方面的困扰,不再有隔三岔五的骚扰。

当然,谭宗明这边也突然冷清了很多,很多莺莺燕燕恍然大悟,和着原来自己一直以来盯准的这块唐僧肉早就名草有主了!?还声色不动地出来招蜂引蝶,简直可恶至极!谭宗明也只能无奈地笑笑。
自从有了这个身份后,他突然多了很多义务的“眼线”,总有很多关于安迪的各种小道消息自动送上门来,例如:我昨天看到你女朋友买jay-z的专辑耶/听说你女朋友有全套的《Alien VS Predator》能借来看看吗等等,谭宗明才发现她兴趣爱好还挺广……总之她已经彻底成为他生活里的一部分了。

而对于谭宗明这个“男朋友”的身份,安迪与谭宗明都似乎心有灵犀地选择不提,就当是好朋友之间的两肋插刀吧,于是一方默许,一方也演得不亦乐乎。

当然安迪又不是傻子,她不是没怀疑过的,对于爱情,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身边双宿双栖的人不少,而谭宗明这种人画风怎么看都是应该在风花雪月里来去自如的人,怎么自从认识了自己后也开始不沾荤了呢?大概打从一开始他就对她有好感了,只是后来被自己的秘密与身世吓住了才在朋友这个节点上望而却步吧!她从来没有勇气去问他,有些事情说破了就无法再装不知道,而现如今朋友这个身份才是最适合的,她也喜欢与谭宗明的这种相处模式,距离不近不远,日子不咸不淡,她见过世间太多转瞬即逝的爱情,却从不乏恒久远的友谊。谭宗明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那么他究竟是她的谁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经历了2008年的次贷危机后,国内百废待兴,谭宗明也开始计划回程事宜,那段时间安迪很低落,但她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毕竟谭宗明的家在中国,他生在中国长在中国,来美国本就是为了学业,而留下来几年工作更是意外的计划而已,她没有理由不尊重他的人生,于是她表现得很无所谓甚至有点开心:“好哇你赶紧走吧我再也不用熬夜帮你分析报表了你再也倒不掉我的咖啡了我……”说着说着她就说不下去了,盯着前方的车流不自知地把车开的飞快,这样她就必须全神贯注地开车而无暇去想乱七八糟的难过的事情。
谭宗明坐在副驾驶上:“你有这么讨厌我吗?你这是巴不得开火箭送我去机场么?”

“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
“说什么呢?你别忘了我还是你‘男朋友’!我们只是‘异地恋’又不是‘分手’,而且我回去得帮你找弟弟呀,怎么可能不见?”

安迪听到这话,突然回头粲然一笑,眉眼弯弯里似有闪亮的泪花。谭宗明于心不忍,但他知道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他必须在国内站稳脚跟,才能做安迪的大后方,而在这之前,他必须离开她,可能需要几年,也可能十几年。

“那……再见吧。”
车子徐徐停下,机场外边水泄不通。
“你不送我进去呀?”
“不送!”
“那好吧,你要等我!”
安迪朝窗外挥了挥手,故作潇洒。

其实最后她还是偷偷进了机场,藏在人群里,看他渐行渐远,目送他离开了他们在一起哭着笑着闹着成长的八年年少时光。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