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40)

那个时候,“尬聊”这个词还没有出现,但是每当安迪跟他说起“谢谢你,老谭”的时候,谭宗明就有一种不太美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就像是安迪为了应付他而没话找话说一样。

他觉得这句话每从她口中说出来一次,就等于把他推远了一点,两个人相敬如宾,又怎能不分你我?

而此刻,安迪又说了这句该死的谢谢。
他一时语塞,空气突然安静。
半夜,窗外暴风雪骤降,攻势凌厉,肃杀刺骨。而屋内,柔光绵暖,影片已经播完,剩下几个无声的画面缓缓滚动,他微微侧着头,目光努力地从眼角往外爬,怎么都够不着身边心爱之人。她就在身边,谭宗明从来没觉得他俩如此近距离接触过,近到,连呼吸都能感受。

半响,他叹了一口气,很无奈。
“别再谢谢我了,安迪,我们之间,永远用不到谢字。”

她偏过头来,对着他笑了一下。
每一次当老谭说这句话时,她就是这个反应。

谭宗明觉得她那一笑简直美翻了,同时也越来越觉得安迪的笑别有深意,他人情练达却看不透她的一个笑,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走火入魔了,这个反应其实很正常啊,都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但其实不是的,他已经不需要用眼睛去看,凭心,就能感受到安迪每一个细微的变化。每次当老谭说不用谢的时候,安迪是真的很无力,谭宗明太好了,她真的想不出自己能怎么回报他,她很落寞,却仍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切换出一张会心又示好的笑脸,以此回答。

除了谢,我真的没什么能给的。她心里涌起一股苦涩。
从前她以为她会带着那些不安分的疯狂基因隐匿在这个灯火酒绿的大世界里,要么孤独地疯去,要么孤独地老去。虽然想起来不免委屈巴巴的,但对比起那些别样人生里种种没有接触过的事物,这样孤独的人生又会让她心安,像是井底之蛙,她孤独,但她安逸呀。

而西蒙还在的那些日子里,他们就像是两只井底蛙,在自己的世界里小心翼翼,惺惺相惜,一直那些也挺好的。
可是那一只陪她在井底长大的小青蛙已经死了,她只能日复一日地在那口井里抬头看日月星辰,然后在某一天,天空飞过一只鸟儿,他恰好停在井边上,他偶然发现井底蛙,后来小鸟不再继续飞,他改变了旅途,天天来到井边陪小青蛙说话,对她说外面广阔的世界,给她带来嫩绿的树叶、光滑的鹅卵石、纹路精致的小贝壳……
总之谭宗明的出现是一个意外,一个惊喜的意外,年少的安迪横冲直撞,谭宗明却不离不弃一如当年,现在他还在她身边,在那么一瞬间安迪强烈地感受到,他能陪她永远。
这个永远不是一辈子,永远比一辈子更遥远,永远超越了时间的概念,她觉得,只要她还能感知到这个世界任何一点信息,她就能从中找到谭宗明。

“老谭。”
“嗯?”
安迪叫了他一下,没再说话,他等了两秒后主动回问。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选择跟我这种人做朋友?”
“哪种人啊?安迪你又来了!”
谭宗明微愠,他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家伙让安迪对自己有了这种根深蒂固的不好的认知,安迪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人,殊不知在他心里她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存在!
“安迪,你要知道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你配的上一切美好,切忌妄自菲薄,能遇见你是我的幸运!”

“可是……你是个例,在绝大多数人眼里,我是个麻烦。”

她太在乎别人的看法,尽管在人前她永远一副遗世独立的孤傲模样,其实那份淡漠疏离只是保护自己的伪装,在信任的人面前,她开始褪去保护色,刨根究底想要知道:谭宗明,我究竟哪里好?我要听你说出来!

谭宗明着急了,这安迪怎么总是在这个问题上陷入死胡同里了呢?要他怎么说?他突然想到许多个大相径庭的画面,那些年轻美丽的姑娘们都曾追问他一个问题:谭宗明你爱我哪一点?
他如醍醐灌顶,突然眉开眼笑,他看着安迪,此刻她就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说不清话,却已咿咿呀呀地比划着我想要那块糖!

“好,你听着,安迪。”
谭宗明一鼓作气:“每个人在心里都有一个完美的影子,他这辈子会无穷尽地去寻找无限接近于影子的那个人,我二十岁那年在图书馆里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我的心打开了一扇门,影子走出来了,她实实在在地存在于我眼前,她就是你,我爱的不是你的哪一点,我爱的是你好与不好的合集,你不必去在乎大多数人的看法,你只需要随心所欲,因为我会是那个爱着你一切的人。”

!!!

……
……
……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