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41)

也许是今夜的氛围格外暧昧,谭宗明不知怎的竟一鼓作气地吐露了压抑多年的心底话,就像是把心掏出来了那般,带着惴惴不安的坦诚等她的回应。

……
安迪没有说话,她眼睛盯着谭宗明看,愣了半分钟后,渐渐移开目光,眼神失了焦,也不知道在看哪里?

安迪不说话,谭宗明也不敢说话,空气就这么突然安静到令人窒息。就在谭宗明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打破这个僵局的时候,安迪眼神又重新迎上谭宗明。

……
她依然没有说话,若有所思地盯着谭宗明看。
——‘天!他究竟在说什么?’
安迪全心全意在回想谭宗明刚才一股脑似绕口令般的话,在揣摩这一长串的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老谭说他爱着她的好与不好的合集,这种‘爱’是什么爱?是朋友吗?安迪虽然孤高,但是好歹多年混迹华尔街,要说身边没有一两个朋友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看程度深浅罢了,对待朋友,她向来秉着君子之交的原则,但是谭宗明是个意外,毕竟他们认识十多年了,她与谭宗明的感情无疑是很深厚的,但是这样下去很危险,她与他,只能是朋友,或者说,于她而言,朋友,是最好的状态。

这种状态,不该被破坏。

就这么漫无边际地想着,安迪的眼神又飘走了。
“安迪?!”
“嗯?”
“你…听明白我的话了…吗?”
“…明白,老谭,谢谢你,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嗯,很好的朋友。
谭宗明看着安迪澄澈冷静的双眼,他突然觉得她不像她了,其实她并非不谙世事,她应该早把一切都看的很清楚,大概是自己一直低估她,又或者应了那句俗不可耐又十分真实的老话:爱一个人,会觉得她是个笨蛋,什么都会为她担心。

她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人呢?明明她经历的,要比他多得多!看吧,她多明白,连拒绝都这么不动声色。
可是他不甘心,凭什么他们只能是朋友?他明明是全世界离她最近的人啊!在这个暴风雪肆虐的夜里,他横着心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你不明白,安迪,这一次我不想顺着你的意敷衍我自己,我已经浪费太久了。”
“老谭你……”安迪迫切地打断他,她害怕他说出来,如果他现在闭嘴,那么她还是可以继续装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就这样‘浪费’下去,一直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安迪,我想像西蒙一样!”
“行了老谭……”
“我想像他一样陪着你,像他一样能走进你心里这么多年!”
“谭宗明!”

他还是都说出来了,终究是没拦住,谭宗明啊,小心翼翼又坦坦荡荡!
他还搬出来了西蒙,安迪也不知道怎么评价她与西蒙的感情,但毫无疑问,西蒙是刻进她生命里的人,他说,他想像西蒙一样,走进她心里这么多年。
他是傻子吗?他那么好,是个女孩都会把他放进心里的呀!他怎么能说安迪没把他放进心里呢?

安迪像是看见了一个画面:有一天那只漂亮的小鸟满身风尘地飞回来,他站在井沿,对着井底那双闪烁的眼睛说,跟我走吧!以后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但是小青蛙怎么能出去呢?它早就陷在深深的泥潭里不能自拔,纵然小鸟知道她的困境,但是小鸟永远无法感同身受,他一直认为,你是可以走出来的,你应该走出来,然后我陪你一起让余生都美好起来。
可是她真的出不去了,她生来就在黑暗肮脏的井底,能始终仰望星空已经是她避免沉沦所作出最大的努力了,结局无非两个,要么小鸟从此放弃广阔的天地,跌落泥潭,要么,一别两宽!

“气象局说了,明天风雪会过去的,你也回去吧!”
她眸里黯然,说完便转身离去,可他分明是看到她眼睛曾闪烁了一下,像流星划过,转瞬即逝。
“我不!”他本能抓住她的手,一片冰凉。
“你说什么我都能答应,这么多年我什么都答应了,这一次能换你答应一下吗?”
这一刻谭宗明变得很不像谭宗明,安迪这么认为,甚至连他自己都这么认为,谭宗明何曾这么卑微?她心里隐忍着沉闷的痛,是她把他变得不像他了。

“不能。”

啪嗒!房门关上了。
啪嗒!有一滴眼泪砸碎在地上。
窗外暴风雨戏谑地呼呼吵闹,他们明天都将离开,有那么一瞬间,他期望这场暴风雪能一直这么持续下去,搅个天翻地覆,永世不得安生。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