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1)

谭宗明二十岁的时候,便凭真本事拿下了国家基金委公派的出国项目,远渡重洋入读哥伦比亚商学院。

在他头二十年的岁月里,过得那叫一个顺风顺水舒坦快活,出身权贵家族,自幼便把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奉为人生笺言,他没什么特别爱好的事情也没什么远大的志愿,只是随心而已,却偏偏也能落得出类拔萃的美誉,父亲说人最大的成就就是凭真本事纸醉金迷!
对此他很赞同,自恃天之骄子的他常常气冲霄汉,“本事”这样东西打娘胎里就带出来了,在人间有恃无恐,他鄙视草包,也不屑同一味刻苦的人为伍,于是,在美国的前半年里,他把读书抛到九霄云外,肆意呼吸着大洋彼岸自由的空气,混迹于各种酒会派对,哪怕是这样,谭宗明也能抽身自如,因为他人情练达,看得通透,安迪说了,他是一个处理复杂关系的天才。
但那会儿他们还未相识,都是后话。

在期末临考前的两周,他迅速把身边络绎不绝的美女们撇得一干二净,并以失恋为由拒绝了一切邀约,抱着一大摞书,踏进了图书馆。

美女嘛,永远会有的,当下期末考试才是头等大事。

期末的图书馆人满为患,谭宗明抱着死沉沉的书在一个又一个书架前来回穿梭,还是没能找到一处空位。不免在心里骂娘,他斜睨着那些埋头奋笔疾书的人们,心想到:这儿一半是书呆子,全年无休的蹲守图书馆,荒废生活;另一半是临时抱佛脚的草包,平时不努力临考只求得过且过,偏偏这两类人,霸占了全部座位,浪费了他这个天才的资源……
不知不觉中已走到图书馆的尽头,在他郁闷到极致的时候恰好看到窗前那张略显空泛的书桌!

“空泛”是因为那是一张双人桌,“略显空泛”是因为有位同学把自己的书本故意零散的铺满整张桌子!

这样霸占座位,真的很过分呢!

谭宗明也不多客套了,直接上前收拾了一下,清理出半张桌子,把三两下累好的书推向那位“过分的同学”,然后坐下,先发制人:同学,实在没座了,拼个桌!

…………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