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2)

安迪循声微微抬眸,透过细碎的刘海隐约瞧见来人的上衣,仅此而已,目光就此打住,继而低头继续钻研未果的习题。

对于一个陌生人,没必要过多关注。

安迪不喜欢与人接触,哪怕是共用一张桌子也不太情愿,所以每每去图书馆都会故意占据整张桌子,这样被打扰的概率就大大降低,但也不是绝对,例如此刻就碰上了迫切需要一席之地的谭宗明。
反正既成事实了,安迪便把自己的书往回揽,非常精准的让出二分之一的桌子,全过程始终低埋着脑袋。
谭宗明被这一举动颠覆了之前的推断,看来,这只是个生性腼腆的人吧,并非过份,于是补充了句:谢谢。
……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各看各的书,直到暮色四合。

安迪放下了手中的初级财务管理,终于昂起脸来。
谭宗明第一次遇见安迪,十六岁的安迪,在灯火通明的图书馆里,她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疲惫着倔强的眉眼,像一道不起眼的静电,在他许久未起波澜的心湖里悄悄的“兹”了一下。
直到很久以后,谭宗明才懂得,要遇到一个爱的人,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而那个人身上恰好有着你期待的所有美好品质,在那之前,你并不清楚你向往一个怎样的人,也不了解她的生平,但是从第一眼起,你就笃定知晓了一切。

对比起谭宗明高速运转的脑细胞,安迪整理书本的动作就像慢镜头播放的无声影片,可是谭宗明找不到暂停键。

他突然想到父亲的忠告:机会与财富都是顷刻间的事,不抓住这辈子或许都不会再遇上。

于是他蹭的站起来,抱起面前的一摞书:“同学你书挺沉的我帮你拿,你去哪?”
“你放下。”
“别客气,你去哪?我正好也要出去。”
“……我晚上还要回来,你放下,谢谢。”
“……噢!”
听到安迪说晚上还要回来,他就放心的把书都放下了,所谓“来日方长!”

西蒙去密西西比州打校际球赛,安迪不愿意独自待在家里面对生疏的养父母,也不愿回到宿舍面对那个火力全开于吸大麻的金发大鼻子师姐,于是只能在图书馆过一周,等待西蒙回来。
另一边谭宗明也在宿舍麻利地收拾东西,图书馆24小时不关门,临考前常有考生挑灯夜读,这些他以前听说过,却从未想着践行,这次他要“舍命陪君子!”
……

(加了个新人物:西蒙)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