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4)

“看吧老太太,健康着呢!”
院长拿着一堆单子笑脸盈盈的递给轮椅上的一位老人家,而那位老人家也微笑着以一种打量自家宠物的眼神对着安迪。
安迪有点懵,从医院回来的一路上并没有任何人企图告知她“现在在干嘛、然后会怎样”之类的等等。她只是很反感老太太注视的眼神。

“丫头,我要带你去美国,美国你不知道吧,过好日子去哩!”
终于,她意识到大概怎么回事了,她被领养了!但是她的内心毫无波澜,只顾盯着近在咫尺的那个笑的合不拢的嘴巴,里头有一颗夺目的金牙。
黄黄的,好丑。
“带你去美国,让我那不争气的老闺女瞧瞧,我给她带回来两个多好的娃娃……”
老人滔滔不绝的念叨着,安迪觉得有点困了,她不知道美国在哪里,但是不论在哪里,凭她的聪明才智,也能逃回来!
那倒霉弟弟还在,她怎么能自己走?

倒霉弟弟实在不争气,除了哭就是哭,她企图教他打架,但是朽木不可雕。她讨厌孤儿院的氛围,但是习惯了并依附着生长,害怕变故,担心分离。
所以,她早已打定主意,如果弟弟早她一步被领走,她会试着习惯“真正的孤独”;如果她先被领走,那么不论天涯海角,也要跑回来。
所以当弟弟哭天抢地地不肯放手时,她很坦然,但她不能明目张胆地说:安啦,我一下子就回来了!
在突突奔跑的汽车里,她通过后视镜看到弟弟的身影迅速变成一个小黑点并消失在视线里时,她突然难过起来,第一回走这么远,真的能记住回来的路吗?

突然惊醒,安迪活动了一下被枕得麻木的手,环顾四周。车厢里的灯跟孤儿院里的一样,白晃晃,很刺眼。空气闷热,但她却沁出一身微凉的汗,车窗上全是车厢里的倒影,外头是什么?什么也看不见。
她跳下座位,跑到车厢相接的空格里,透过紧闭的车门,她看到列车在铁轨上飞快的跑……
她已经迷失来时的路了。

“你在做什么?”
她循声回头,看见下午在站台初见的那个男孩,他长得很瘦弱,有种病态的苍白,比她高出一个头。
……
安迪不想跟他说话,于是他转身准备回去。
“你知道怎么下车吗?”安迪无助地发出微弱的询问。

如果安迪属于聪明这一范畴,那么西蒙就是略胜一筹的精明,因为他知道很多事情,在无声无息中收集了很多信息,而这些,安迪都不知道。
例如他知道他的过往前事,知道他们一群人将去往何处,知道镶金牙的老太太很有钱,是个很传统的封建中国女人,年轻的时候跟一个美国佬结婚,有一个混血的女儿,女儿后来嫁了一个美国军官,可是没有小孩,老太太受落叶归根与传宗接代的思想影响,回国领两个孩子去美国,从他看见安迪的第一眼就知道,那是他今后的妹妹,可是安迪只是默默地以“瘦高个儿”标记西蒙。

“你从哪里来的?”
“宁夏。”
……宁夏,跟美国一样,没概念……

“你不想逃?”
“不啊,为什么逃?”
“那你不要告密。”
“我不说,看你能不能逃出去。”

等下车了就跑!
她在心里暗自打定主意,哪怕早就记不清路了,那就瞎走,土地都是相连的,走上一辈子总能回去的。

当巨大的钢铁在轰鸣声里载着一行人飞上九千米的高空时,安迪彻底懵了……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