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3)

明晃晃的白炽灯代表白昼,夜晚是连轮廓都无法揣摩的黑。没有时间的概念,安迪忘记她来到这里多久了,这儿从前应该是个车间,也可能是个仓库,如今成了一家孤儿院,空旷的大堂里塞满了熙攘不休的野孩子们,日日吵闹,除此之外,一贫如洗。

安迪独自坐在一边的台阶上,好让自己离人群保持一小段距离,寡言喜静的个性大概与生俱来,总之她及其排斥喧嚣的场面,这儿的孩子们物质贫瘠,为数不多的管理人员也疏于教育,于是他们终日无所事事,为一点鸡毛蒜皮殴斗不止,日复一日。
这种压抑的氛围让她心情日趋低沉。

突然人群里传来一声嘹亮的哭喊,尽管很快便被鼎沸的噪音淹没了,但安迪还是在那一瞬间敏锐的捕捉到了,弟弟的信号!
那个懦弱的弟弟,她虽反感却又无法抛却。安迪一直认为母亲就是因为弟弟才去世的,为此她拒绝与他亲近,但大人们从弟弟牙牙学语的时候便不懈的告诉他:那是你姐姐,去,跟着姐姐!
于是弟弟总是固执地追着她的身影,像大人们所教的那样,一遍遍喊着:跟着姐姐……跟着姐姐……

别跟着我!走开!
你还跟?
你走不走?!
不走是吧,那我走!

安迪总以这样的冷酷抗拒那个小小身影,她飞快地跑掉,然后躲藏起来,竖起耳朵就听见一声嘹亮的哭喊。但是倘若有其他孩子欺负了弟弟,她便不由自主地心生暴戾,毕竟,弟弟是母亲留下的,她理应守护,这是一种本能,不需理喻。

她一头扎进人群,揪住罪魁祸首往人堆里扑腾,打架一讲快二讲狠,用后来的话说就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气势上压倒对方!
只是很快就寡不敌众,如果说这儿的孩子们是莽原上成群结队的狼与野狗,那么安迪就是孤傲的狮子,始终独行。
但是没关系,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我宁愿用一千换你的八百!”她从小践行。这时候不能分散力量,集中猛揍一个,打出血别的人就会开始忌惮!于是她从一而终地痛扁眼前人。
弟弟看见眼前的一切,哭的更凶了……

被管理的阿姨拉开的时候,她视线早已模糊不清,只听见阿姨的斥责、孩子们的推诿,还有那阵气得她顿生恨铁不成钢的哭嚎……

体罚是不提倡的,孤儿院的惩处方式就是背书。就在安迪当着一群平庸之辈洋洋得意如数家珍的吐露圆周率时,被远处的一位老太太看中了。

“那个娃娃不错,身体健康吗?”
“健康健康,活蹦乱跳的!”
“就是她了!”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