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6)

谭宗明觉得安迪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别人说上话。

例如他被突如其来的冷风惊醒时,无法理解她为什么大半夜推开图书馆的窗子,并且如一尊雕塑般纹丝不动地杵在风口处。
他企图说同学我有点冷,但是看到她一脸肃穆,于是默默地裹紧外套的领口。直到打了个喷嚏,把安迪吓了一惊。
安迪回过神来,看着谭宗明紧裹衣服的双手与无辜的眼神,赶忙合上了窗子,回到桌前坐下,漫无目的地摆弄书本,她感到抱歉却始终没有表达出口。

例如谭宗明发现一桌子的书五花八门,怎么看她也不像是闭关备考,倒像是来看闲书的,但是他无法理解,看闲书不至于日以继夜吧……

又例如她盯着一本《虹》看了许久,却始终没翻页,几次三番放下书本而后还是重新拾起,那神情仿佛要去冲锋陷阵。

为什么呢?

又比如说此刻,她总是有意无意地扫视他的水壶?!第六次…第七次了…八……
他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了!

谭宗明伸手把水壶往前推了推:“如果想喝水的话,不必客气。”
“谢谢。”安迪毫不犹豫,并且十分精准地将谭宗明水壶里二分之一的水倒进自己的水壶。

谭宗明来到美国后,第一次看见那儿的日出,在图书馆的窗前,跟安迪一起。
他伸了个懒腰,双手交叉抱住后脑勺说:“第一次看日出,第一次起这么早。”
末了添了句:“你呢?”
“第一次。”

安迪确实是第一次看日出,尽管她每回天没亮透就起来了,但是她一直忽略了日出的景象,来到美国后她跟西蒙都受到了严格的教育,每天分秒不差地执行被规定好的日程表,从来没有这样惬意的时候。

等到太阳整个儿完全露出来时,谭宗明说:“一起吃个早餐吧!”
“不!我要先跑步。”

一小时后,俩人在饭堂坐下。安迪掏出电子表,开始计时。
“你干嘛?”
“十分钟。”说着的同时她已经开始狼吞虎咽了,含糊不清地补充道:“你最好也快点,我不想等你太久。”

十分钟后安迪放下刀叉,拿起餐巾擦嘴。
“你没必要对自己这么苛刻。”谭宗明十分认真,这种被束缚的生活与他一直的追求南辕北辙。
“早晚餐十分钟,午餐十五分钟,这是父亲的规定,不管吃了多少,时间到了都会被撤走。”
“你父亲现在又不在,他哪知道?”
“不要试图改变我的习惯!”

安迪有点生气,她与别人不一样,她没有放纵的资格,她也想能一觉睡到自然醒、敞开了吃到心满意足、体验一下假期的感觉……可是她不能,就连放假也被排满了各种课程,除了西蒙,没有人懂这种感觉,就好比倘若现在她因为父亲没在而不遵守规则,一旦懈怠成性影响了养成的吃饭速度,在以后的每一顿早餐她连目前的量都无法摄足!眼前这个纵情享乐的家伙凭什么轻松地对她说这话?

“我只是觉得你正在长身体,应该多吃点。”
谭宗明放下刀叉,一本正经。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