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本人冷心肠 打死不发糖

【安谭】从你开始 在你结束(27)

安迪眼前一黑,感觉整个身体都在下坠,像是从很高很高的悬崖上被抛下来,直到落入一团柔软的云里,被无边的温暖包围起来,便放心地彻底睡去。

只是她不知道那柔软温暖的“云”是谭宗明的臂弯,谭宗明眼疾手快地一把圈住倒下的安迪,警局帮忙叫了医务人员……而那晚过后,安迪就大病了一场,一直待在家里养病,许多事情都是谭宗明在外面操办,包括西蒙的后事、安迪不在商院期间待处理的事务等等,他前所未有地觉得生活凌乱得一地鸡毛,但其实这根本与他无关,只要哪一天他觉得累了,撒手退出安迪的生活,他就依旧是那个养尊处优幸福无边的谭少爷,天底下不幸的人多的是,他谭宗明不是救世主,却偏偏心甘情愿趟这浑水。
他也觉得不可思议,他变得不像他自己了。

谭宗明总会抽空带上近期的财经周刊与课程课件给闭门不出的安迪,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他才深深感受到安迪天赋异禀,虽然她没去上课,但总能无师自通,甚至能反过来辅导他,提出意料之外的观点。
但除了课业之外,安迪不会再多说什么,她变得更沉默。起初谭宗明以为她只是因为西蒙的事情情绪没缓过来,可是直到她连考试也无故缺席后,他终于坐不住了,带着点恨铁不成钢的情绪直奔安迪家门。

“没有为什么,只是觉得没意思。”
安迪面对谭宗明愤怒的质问,淡漠地丢出这一句话。
谭宗明感觉自己真的快被气炸了:“什么叫没意思?这是天才的鄙夷还是堕落?天资过人自然是好事,正因如此才不能轻易浪费,即使你真的觉得这考试没难度也要走流程啊!不然你的未来怎么办?步后尘吗?”

步……后尘!

说完谭宗明就有点后怕,他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平时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失控呢?但是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以安迪的中文水平,好像理解不了这仨字的意思,因此安迪没有丝毫过激的反应,但是前面的劝导也不知道她听进去没有。

安迪倒是没放弃读书,相反她的阅读量大到惊人,阅读与演算是她消磨时光的唯一途径,尤其在这段时间里更是如此。只是她对考试、发表论文、人生规划之类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了,那一晚突然想起的一切令她醍醐灌顶,如果携带着疯子基因,那么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结局已经设定好了,当下每一天都是苟延残喘,命定的那一刻到了就会被毁灭,尤其是她看着眼前这位带点愤怒带点错愕的少年时,突然觉得离他无比遥远,谭宗明是多么美好的一个人呐,有时候,他能轻易处理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那时候她觉得谭宗明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深邃得令人钦佩到忍不住拍手叫好;有时候,他又跟芸芸众生一样过着正常的生活有着世俗的欲望,那时候她就会觉得谭宗明是一潭鲜活的湖,转载着满满的生命力,汩汩的流水都有方向,有所归属。
这是她穷尽一生也触不可及的东西。
“你才不能被轻易浪费。”

什么?谭宗明突然听着安迪蹦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这是什么意思?

“谭宗明,你就应该去跟安德鲁他们玩,你来找我干什么?你真的觉得我这种人有意思吗?我除了能解几道复杂的题,带你写几篇论文之外,我一点价值也没有,你的付出成本与获得利益根本不符,你跟大多数人比已经很优秀了,我不知道你的野心有多大,但是我满足不了你更多,更不会改变我自己,我们互相不需要对方,我们的世界只有一个交点。”

“你这是在……跟我绝交吗?”
谭宗明以为安迪只是生气了,但仔细想来,安迪绝对不会发这种无意义的脾气,她从来坦率直接说一不二,他已经习惯了与她的交流方式,这种人最好交流,因为不用揣测她的内心想法,就不会有捉摸失误的可能性。
所以安迪是在跟他划清界限!

谭宗明心里有点着急,是他失算了,一直以来他以为安迪纵使智商过人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丫头而已,是他先入为主,认为安迪也会对功名爱情有所期盼,所以才带她广结人脉、给她舞台施展才华,更想给她爱情,给她他觉得好的一切。可是现在他是真的看不清她的内心了,谭宗明第一次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看得通透人情练达。

“安迪,我没有野心,我只是想站的高一点离你近一点,可惜你是天才我不是,我能给的你看不上,是我自作多情,不打扰了。”

安迪看着谭宗明推开门走了,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他大概真的生气了,虽然她还没完全摸透谭宗明的内心活动,但是她能敏感地察觉他异样的情绪。安迪突然心生一种很难过的滋味,原来这种感觉如此难受。
谭宗明走了,他不会再回来找她了,她又变成一个人了,这回,她真的是只有一个人了。她跑过去把门反锁好,确认不会有人看见后,安心的哭的一塌糊涂。

评论(2)

热度(32)